第一百五十七章:彩排舞台上的事儿

今天一整天的行程都在MAMA典礼的会场,早上是熟悉舞台、下午要彩排表演的节目。时间虽然很紧,但是因为之前在韩国的时候就已经练习了要表演的舞台,所以倒是不用急着练习。只是

《那一眼便是一辈子》 返回书架

今天一整天的行程都在MAMA典礼的会场,早上是熟悉舞台、下午要彩排表演的节目。时间虽然很紧,但是因为之前在韩国的时候就已经练习了要表演的舞台,所以倒是不用急着练习。只是需要和工作人员配合好,不能直播的时候出了差错!

哥打来电话告诉我EXO会在下午的时候过来彩排,因为中午要去某网络直播节目录制。一早就猜到他们这几天肯定行程很多也很赶,所以也没有很吃惊。告诉他自己要多注意点儿,也就挂了电话。

木子那女人因为大姨妈和便秘君同时造访,所以时不时的就见不到她的人影儿、、、让我们在心里为她默哀吧!

"亲爱的~我真不行了,我得去医院看看、胖大妈那边我已经请假了,你自己接下来没问题吧?有什么事儿就直接找胖大妈吧~" 再一次从厕所回来的李木子、俨然只剩下半条命。

"你还好吧?叫你平日里注意饮食你不听、这下受罪了吧,真不知道你以往每个月怎么过来的,难不成每次都去医院啊~受不了你!" 看她这额头上的汗不像是开玩笑,连忙担心的上前扶住她,心里微微的疼。这傻女人~

"哎呀管不了那么多了,以后的事儿以后再说吧,现在得止住疼才行,我真不行了、走了走了~" 她嚷嚷着快步出门,应该是疼得厉害。

连忙跟着上前,说实话担心她的情况。因为这生理痛自己必然是领略过的,疼起来要人命。

"木子,你自己小心点儿啊~有什么事儿给我电话!" 看她的身影进了电梯,我还是不放心的叮嘱她。

"知道了~你不要担心。" 电梯门关紧,还听到那个傻女人叫我别担心的声音。

怎么可能不担心!!

这每次都去医院也不个事儿啊~~

***********************

木子离开后没多久,经纪人大妈就过来找我了,说是中午吃饭的时间到了。叫我赶紧去指定的地方吃饭,然后准备下午的舞台彩排。

看她一脸不开心的便秘模样,估摸着肯定是又去'招惹';帅哥没得逞不乐意了。嫌弃的丢给她几个白眼儿,然后大步流星的越过她出门。隐隐约约听到某大妈在身后不满的骂了一句'没礼貌的家伙';,没听清、、、我也不想追究,本来、在她这种人面前我根本没必要有礼貌!

指定吃饭的地方也其实就是会场后台的一间比较大的休息室,因为现在到会场的艺人并没有齐、所以房间里也不算拥挤。

进了房间才发现,除了泫雅前辈所在的组合、和一个男子组合之外,SHINee也在。没想到他们一早就过来这边了,还以为也要中午过后才来彩排呢! 想起昨晚九点左右、金基范有打电话给我,可是我担心他会提出要见面的要求,所以、就没接电话、、、

他肯定生气了!

"喔~summer来了啊!"

"快过来吃饭,刚才还说到你,不知道你吃不吃辣、给你留了一份。"

"对啊~忙了一早上了。"

"谢谢前辈~喔不是,谢谢泫雅欧尼~" 礼貌着朝着房间里所有人点点头,继而快步上前接过泫雅前辈递过来的饭盒,灿烂的朝她笑笑。周日的电台节目后台,她就告诉过我不要叫她前辈、要叫姐姐的!

泫雅欧尼真的是很好相处的前辈呢!! (顺便说一句,泫雅是我最喜欢的韩国女艺人、没有之一!而夏怡呢?完全当亲妹子好么?)

"哎哟不要谢我啦~" 她洋装受不了的搓搓手臂,似乎我讲了一个多么肉麻的话题。

"呵呵~" 我也附和的笑笑,目光触及到一旁沙发上的金基范,他一脸无表情的看着我,而他旁边的珉豪和泰民、更是复杂的看我一眼、在转回头看金基范一眼,纷纷表示气氛不对!

我逃似的移开视线,拿着便当坐到一边的沙发上。全程都没有再抬头看任何人,或是说、不敢看金基范。

便当里面有我最不爱吃的西兰花!从小就讨厌那种类似烂红豆的味道~

"咳咳~~咳咳咳~" 不知道是不是把青椒看错成黄瓜片吃进嘴里,突然的辣气窜在口中、自己一时承受不了。

"喔summer你没事儿吧?呛到了吗?"

"没关系吗?" 泫雅欧尼紧张的凑过来,帮我拍着背顺气。

"咳咳~我、咳咳~没关系~咳咳~~" 不讲话还好,一开口感觉辣气都窜到肺上面了。

"有人跟你抢还是怎样?笨成这样~" 因为剧烈咳嗽而被泪水模糊的视线里,突地落进一瓶被打开的水,还有一旁响起的熟悉声音。

强制住再次咳嗽出来的冲动,抬头看向站在自己跟前的人!

世勋!是世勋!!是我的世勋!!!

眼睛里似乎又有泪水充斥起来,可是这次、是因为感动。

明明,我只是才几天没见到他而已~为什么这一刻、自己会这般思念他~好像、我们又是一个世纪未见!

"summer你先喝点儿水吧,待会儿伤到嗓子就不好了,你还要唱歌呢!" 泫雅欧尼的声音把我从世勋的眼神里拯救出来。

连忙伸手接过世勋手里的水,不自然的转过身子喝了几口。

等完全制止住嗓子里的不适,自己这才发现房间里多出来的一众人。 可是早上通话的时候还说过中午才会过来啊~ 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真是被你的智商打败了好么?吃个饭也会被呛得半死、、、我怎么有你这样的傻妹妹的!" 上前几步站在我跟前,张艺兴表示对我各种嫌弃。

这话你倒是好意思说出口!谁在自己妹妹'生死一线';的时候还站在几步之外当个观众的!!

"意外你懂不懂!" 我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儿,心里想的怎么能和说的一样呢?

"我不懂!我只知道前一刻看到一傻姑娘因为吃饭毁了'淑女';形象~" 他卖萌的耸耸肩,还故意加重了一下'淑女';二字的读音。

我能去申请改户口么?我不要当张艺兴的妹妹了!

"、、、" 我吃瘪的撇撇嘴,继而才转回头看其他人。

金基范依旧坐在先前的位置,脸上的表情更阴霾了。那样的表情、看着看着、我突地没由来的的一阵担忧。

虽然、在担忧什么自己都不清楚!

"谢谢你、世勋。" 碍于其他人在场,我只好礼貌的朝世勋笑笑。

"嗯、不用。" 他也回给我一个微笑,伸手不自然的摸了摸鼻梁。

我知道,他在不开的时候、就会不经意的用摸鼻梁来掩饰自己的情绪!

"艾古~到底是夫妇,感情都不一样呢!SEHUNi真体贴,牛奶夫妇、真爱夫妇,粉丝不是白叫的哟!" 突然开口说话的泫雅欧尼,着实的让我一惊。

她这是、在为我们解围么?因为知道什么了?太明显被看出来了么?

"嘿嘿~在镜头下也这么'有爱';,真好!不愧是summer,够敬业!!" 她继续大声的说,还悄悄的向我眨了眨眼、、、

我恍然~原来,她真的在为我解围!

"呵呵~谢谢欧尼!欧尼这么夸我,把我惯坏了怎么办?" 我连忙回应她的话,察觉到我会了她的意思,她脸上的笑意更深了。

看我和泫雅欧尼笑作一团,周围的人都表示很奇怪! 但是又不好不跟着起哄,所以、这一帮人就都围上来拉着我、反正是各种夸奖。

'summer的模仿能力和记忆能力是我最羡慕的,有时间一定要向你请教才行。';

'演技也很好,要是再性感一点儿,肯定会有更多粉丝喜欢的。';

'哎哟~有泫雅你一个性感女神就够了,我觉得summer还是跳帅气的舞蹈更好!有望成为新一代的国民舞蹈机器哦!';

'对啊~summer这么可爱要是走性感路线、我觉得会很有挑战性耶~';

'、、、、、、、、、、、';

八嘴七舌!!

无奈的呼口气,从手臂间的缝隙里看到站在人群外的世勋、

他满脸笑意的盯着我所在的地方,笑容安静美好的如婴儿一般。

跟着裂开嘴笑起来,心头、似乎从没像现在这样柔软过!

谢谢你世勋,谢谢你让我那么幸福!还有要谢谢你们、所有守护帮助我的人,谢谢你们陪我走过这条荆棘满布的道路!!

********************************

下午的舞台彩排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复杂,主办方导演组早就将一切的节目做好了安排,艺人只要按照顺序进行彩排就好。

我的个人表演安排在奖项【最受欢迎人气歌手】颁发之后,而与鹿晗哥的特别合作舞台在【年度专辑奖】之后。因为是彩排,所以要将所有的表演集到一起!

木子一时不在倒是不习惯了,有很多事儿都要自己做,比如说拿水之类的小事儿,也要自己注意、、、因为经纪人大妈去跟主办方的导演'套近乎';了,所以这会儿就任我自己'自生自灭';!

"妮妮啊~你这水哪来的?" 拿在手里的能量水还没来得及送到嘴边,就被我哥一把夺过去。他拿在手里端详起来、、、似乎这瓶水有多奇怪!

"先前一个工作人员那里拿的、怎么了?" 我不解的望着他,注意到他身后其他成员也陆续跟上来。应该是马上也彩排了~

"木子不在,就不要乱喝别人给的水,允浩前辈中毒事件到现在想想我都害怕,自己多留点儿心!喏~喝我的~" 他将手里的水丢到一边,继而接过鹿晗哥递过来的另外一瓶水给我。

虽然觉得他这样做真心有些过了,但见他满脸认真不像是开玩笑、所以连忙微笑着接过来,拧开喝了一口、、、我想,也只有他那么细心的会想到这些小细节!

"你们接下来也要彩排吗?" 后面的人都围上来,我随意的与他们搭话。世勋走到我跟前,宠溺的替我将额前稍长的刘海捋到一边~

"嗯~导演说彩排安排在你之后,说是好接上你和鹿晗的彩排。喔对了~待会儿倒是可以提前看到你和鹿晗的合作曲了。前几天听音源挺不错的,不知道舞蹈版怎么样?" 接下我的话,SUHO哥似乎心情不错。

"能怎么、、、"

"听歌挺性感的,你到时候会不会有很sey的动作啊小恩?!" 话未说完就被一个油腻的声音打断,能有这么无聊想法的、除了黄桃子之外不会再有第二个人。

"对啊~对啊~会不会和鹿哥有好多亲密动作?" 好吧,我错了!除了黄桃子之外,还有这个不论何时都在用生命捧场的二货———朴灿灿!

"你俩还可以再八卦一点儿,我不介意待会儿吐你们口水!" 又忍不住一个白眼儿送给这俩货,继而看向世勋,发现他表情明显不对了。

嘶~这真要是待会儿看到我和鹿晗哥的舞蹈,他会不会生气呢?毕竟、那些所谓的'亲密动作';、确实有够亲密的!

"合作舞台嘛、跳舞当然会避免不了肢体接触的啊~我们是艺人、这点儿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呢是不是?韬灿烈你们俩别开玩笑了!" 无奈的看着满脸不悦的世勋,却听见白白的声音。

调转视线,便对上笑得一脸温和的白白!

他知道这样的起哄会让世勋更加不开心吧?

"我们就当好观众,欣赏表演就好了!" 对视几秒,他继续叙说。

"、、、"

"准备一下,导演叫你彩排了。" 不知如何回应白白的话,身旁的世勋扯了扯我的袖口、语气没多大起伏。

"嗯~" 回头甜甜的朝他笑笑,刻意忽略了白白渐渐沉下来的表情。

谢谢你,白白、一直默默的关心着我!可是,我只会把你当做最最珍惜的朋友,和亦凡哥、和鹿晗哥,一样!

"喔对了~"

"诶?!!" 转身还未迈开步伐离开,又听见世勋叫住我。

转头疑惑的看着他,继而便见他弯下身子将脑袋抵在我的耳边,柔柔的声音穿越耳廓直抵心脏。

他说: 亲爱的~我相信你!

满意的裂开嘴笑起来,心也软作一团,脸颊跟着发烫、一句话、就搅乱了我整个身体!

踮起脚飞快的在他脸边亲了一下,然后转身快步的跑开。

直到站到舞台上才回过头瞟瞟他有什么表情,发现他笑的极其灿烂,就像是、第一次和我一起去喝奶茶的时候,他说、奶茶甜甜的味道里、有梨恩的味道!

*************************

【男:HEY girl 我的眼睛捕捉到你 就再也无法移开 OH 冰冷的眼神 闪亮的唇蜜 好想把你拥有

女:什么?

合:请不要看我 baby 你眼神太迷人 OH 我慌了我自己 呼吸都不知道如何继续 OH NO

女:不要看着我 并不认识你 令人讨厌的眼神你知道吗 我要远离你

男:怎么办?

合:请不要看我 baby 你眼神太迷人 OH 我慌了我自己 呼吸都不知道如何继续 OH NO、、、】

熟悉且动感的音乐响在耳边,我跟鹿晗哥配合的舞动着。 因为有'每一次都要表现到最好';这样的想法,所以我和鹿晗哥都不约而同的更加认真了!

"啪啪啪~"

"喔~好性感啊小恩~"

"配合的好好啊~不过我女神好性感啊~"

"现在是要换风格的意思么?小恩!"

"还不错哦~"

"、、、" 第一次彩排结束,周边一众看热闹的人都凑上来议论纷纷。 目光越过人群看到站在最后面的世勋,虽然没有特别不开心、可表情还是多多少少有些不对劲儿。

"别开玩笑了,还有、黄桃子 我 不 是 你 女 神!" 我一边从台上下来走至世勋跟前,直直的盯着他。

被我直视得不好意思,可能也察觉自己表现得太过小气了吧~他突地咧嘴笑开,把身后本来想说什么的黄桃子吓了一跳、、、

"哦草~吴世勋你傻笑什么?" 是黄子韬同学补刀的一句话。

跟前的人极不开心的几个白眼儿猛翻给某韬,继而躬下身子、因为本就一步远的距离,因为这一个动作而将我与他距离拉得更近,凑在眉前的呼吸,让自己很不争气的红了脸。

不安的用手搅着衣角,又担心有其他人或者工作人员看到我们、眼睛担忧的环视四周。发现四周的工作人员似乎都在忙着自己手上的工作,因为没有彩排安排所以看不到其他艺人、、、这样看来,倒是没有谁闲下来注意我们这边。

"你先前偷亲了我,我还没有找你算账呢!"

"诶?" 听到他的话,连忙收回四处打量的眼睛。抬头与他对视,发现他脸上满是腹黑的笑容。

"你说,这账该怎么算呢?是亲回你?还是、、、"

"下面是EXO的彩排,个机位准备一下!" 后面的话未说完,幸得一旁不知什么时候冒出来的导演站在舞台上喊了一句。

我连忙向后弹了一步,一方面是被突然出现的导演吓到、担心他看到什么,另一方面、却也担心世勋会做出什么冲动的事儿、、、

他失望的直起身子,继而又一白眼儿丢向早已经回到工作岗位的导演,嘴里还嘀咕了一句'真扫兴';之类的话。

我去~吴世勋! 看来从这一刻起,我就要让你远离灿二货和韬二货这俩人。我不能置你于'犯二';的道路上不管不问啊~~

【现在很危险 但要警告你(警告你) 怎么不知道(You don t kno) 拜托别在多给我刺激(刺激)我慌了自己(Ah~ oh~) 连呼吸都快暂停 当你想我越走越靠近 笑了一下好奇怪 难道你也觉得怪异 感到面前一片黑 尤其你看着我各种表情 你的呼吸声音让我慢慢清晰(oh ait) 让我差点窒息 拜托girl 可我只想藏着你 藏在我的怀里住(Im so serious)那些视线让我有一些不开心、、、】

虽然只是穿着便装的彩排,但依旧很吸引人。经过特别编排的舞蹈,加入了很多新动作和其他音乐元素。把这首原本就动感节奏的《咆哮》、渲染上了另外一层古典韵味!

一曲必,大家都累得大汗涔涔~

礼貌的跟周边所有人弯弯腰,明显看到周围的工作人员和导演的脸上都有掩饰不住的笑意、、、看来,EXO出了名的有礼貌,不是乱传出来的!

彩排的事儿告一段落,回后台休息室的时候、在舞台入口处的地方,遇到了接下来准备舞台彩排的SHINee。

金基范似乎在和谁生闷气一般,没有抬头看我便越过身边,泰民经过身边的时候在我耳边轻轻说了一句话,却将我原本抬起来的脚愣在那里。

他说:基范哥昨晚出去到凌晨快一点才回来,回到酒店的时候冻得脸色惨白、、、

我突地后悔起来,心里的歉意也越发的多了。如果我昨晚不想那么多接了电话,让他早些回酒店不要等我、是不是,就不会害他在冷冽的夜里、冻那么久!

金基范你到底在想什么呢?为什么我以为你已经完全放开要成全我和世勋的时候、你又做这些莫名的事情。是知道我容易感动么?知道我是那种拒绝不了任何人的软弱性格么?所以,才这样准准的抓着我的弱处不放?

我好累,真的好累!我只想和世勋好好的,不想伤害任何一个人、、、很珍惜你们每一个对我的心疼的关怀,可是、那么多的感情,我要怎么处理、才是你们眼里的'不偏心';呢?

我的心明明就那么大小啊~装下了一个世勋就已经满满的再也容不下任何其他人!(未完待续)

上一篇:第一百五十六章:去香港 下一篇:第一百五十八章:和金基范深夜见面
《那一眼便是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