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和金基范深夜见面

【今晚我会去'XX餐厅';等你,希望你会来。】 这是之前,在第二场彩排开始的前一刻钟,金基范发给我的短信! 不是电话里面的邀请,却让我反而没有拒绝的理由。想起泰民说他昨晚去

《那一眼便是一辈子》 返回书架

【今晚我会去'XX餐厅';等你,希望你会来。】

这是之前,在第二场彩排开始的前一刻钟,金基范发给我的短信!

不是电话里面的邀请,却让我反而没有拒绝的理由。想起泰民说他昨晚去外面等了我那么久,这拒绝的话、就更加说不出口。

删删减减的短信始终没发,到最后还是回了个【好】给他。 我相信他说的会安排好时间,自是不会将我俩都至于窘迫的状况!

"梨恩呐~待会儿回酒店记得给我电话啊~" 一天的行程结束,这会儿都各自的回酒店。临出门时,世勋还这样叮嘱我。

"嗯~我知道。" 我低声回应他,实则心里是在纠结到底要不要跟他说、自己待会儿要出去的事儿。

可是说了,他会生气不让我去?还是误会我和金基范有什么呢?

"不准溜出去逛夜市哦!" 他伸手揉揉我的脑袋,像极了大哥哥的样子。

看着他满脸的温和笑容,却没由来的让自己一阵心虚。

这样不告诉他就出去和金基范见面,真的是正确的决定么?

"在想什么?感觉有什么瞒着我呢。怎么了?遇到什么事儿了么?" 果然他细心的发现、并不正常的我。

"没、、、没什么。呵呵~我先走了,待会儿给你电话啊~" 怕他察觉出什么,连忙挥挥手继而转身快步出门。

'没什么?看着明明就有心事啊~'; 看着明显不对劲儿离开的梨恩,世勋这样想。

****************************

逃离似得走出世勋的视线,心里却觉得越是这样越是对不起他!

经纪人大妈将我送回酒店就回自己房间了,木子应该是吃了药已经睡下了。可能进门的声音吵到她,醒过来慢悠悠的从床上坐起来、睡眼惺忪的看着我。

问了几句她情况怎么样,大致是去医院看过、脸色倒是没有之前那么难看了。随意的说了几句话,手机却在这时候有电话进来。

不出意外,来电人是金基范。

约好了见面的地点,随即又想到世勋先前说了要打电话给他。

和世勋通过电话,因为担心他会东问西问让自己露了破绽,简单的聊了几句也就很快切断电话。

换了件很平常的衣服,将自己的脸掩藏在一副无镜眼眶和***帽下之后,准备出门。

"诶亲爱的~这么晚你还要出去么?" 发现我要出门,刚睡下的木子再次坐起来。

"嗯~出去一下,有点儿事儿。" 把颈间的围脖拉上来遮住嘴巴,我回头看了看她。

"要去见谁么?世勋?" 她似乎很明白,脸上的表情不大好。应该是在为我担心吧~

"不是世勋,是金基范。"

"什么!!KEY?" 她激动的大叫出来,似乎我说了一个惊天消息。

也对啊~我怎么可能这么晚了还去见除开世勋的其他男人!

"嗯~有些事儿我必须跟他说清楚,若是不行、我想,我与他、朋友也没必要再做下去!" 知道她疑惑也担心,我这样安慰她、也明确自己心里的想法。

如果他真的这般固执不愿放下,那我只能选择与他形同陌路!

自知我是那种一旦确定了就不会改变决定的性格,木子也没再说多说其他。叮嘱我自己注意行踪、小心被粉丝看到之类的话之后,也就任由我出了门。

*************************

见面的地方在一条较幽静街道尽头的西餐厅里,因为这会儿已经快到十一点,而且冬至的香港深夜是比较冷冽的。所以,除了极个别刚刚吃完宵夜的行人之外、再无其他人。

在侍者的带领下通过走廊到金基范订好的包房,他应该是早就到了,也经过一番伪装,这样匆匆看过去、倒也看不出他是个大明星。

到底是金基范呢!这伪装的能力何其厉害,厉害到我突地觉得自己从没看清过他!!

侍者将我带到包房就走开了,自始至终除了必要的礼貌之外、他都没有再说任何其他话。想来、这家西餐厅里的服务员都是有素质的。也对~这种有格调的深夜营业餐厅,里面的员工素质想必时不会差的!

"来很久了么?" 在他对面坐下,我开口打破沉静。

"嗯~很久了!" 他大大方方的承认,视线一直落在手里的菜单上。除了进门那刻看过我一眼,到现在、他都没有再抬头看我。

我自然是知道他还在为昨天晚上的事儿生气!

"吃什么?这边也有中餐~" 良久、他才抬头,近距离迎上他的眼睛,才发现里面布满血丝。

"就西餐吧,不用点太多、我不饿。" 扯开嘴角笑笑,觉得这样的氛围让自己莫名压抑得慌。

"嗯~" 他又是轻轻的回了一句。继而起身走至包房门口,按了按房门上的'服务铃';。

很快,便有侍者过来取走他手里的菜单。

重新回到我对面坐好,因为不知道说什么、这氛围又落入更加沉寂尴尬的囧境!

"昨晚、、、很抱歉,我、、、我并不知道你会等我。" 本想解释昨晚的事儿,可话刚出口、自己就后悔了。为什么要解释呢?为了避免绯闻而不接他的电话、不与他见面,这本是自己合理之中的决定。明明没有必要解释!

他没有很快回应我,连句客套的'没关系';也没有。只是这样直直的看着,似乎、要看透我的眼睛、看透我心里的担忧一般~

"我相信你也知道这样见面不好,今晚之所以会答应你、全只是为了昨晚没有接你电话而道歉,以后、我不会再这样与你单独见面。就算答应过你的要求,那也不能成为、你要求我做任何事儿的理由!" 端起跟前桌面上的饮料喝了一些,继而望着他、平静的说出这番话。

这就是我今晚答应与他见面的目的。我会表明自己的立场,不会任由他的'无理取闹';!!

"说完了吗?" 沉默一阵,他古怪的回应我。

"什么?" 我全然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我从没想过把你我的约定,当作什么向你索要的借口,我只是想你陪我吃饭而已,只是、不想你忽视我而已、、、" 下一秒,却不想他突地愤怒的朝着我喊,语气那么明显的无奈与委屈,我怎么会听不出。

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却发现无话可说。服务员也在这时候上菜了,见我和金基范之间的空气不对,麻利的放下手里的菜连忙出门了。

包房在服务员离开之后,又只剩下我与金基范俩人。不说一句话,空气都安静的诡异起来~

"咳咳~基范啊~你不是饿了么?先吃饭。" 最终,还是自己受不了的开口打破尴尬局面。

他低声回了一句好,继而径自的切着面前餐盘里的牛排。眼神,至始都没有抬头与我对视。所以,他看不到、我在这样定定的盯着他。

为什么这样一言不发的金基范,会让我无形的害怕、无形的感觉压力?!

"吃吧~" 不消一会儿,他便切好自己的那份牛排。继而伸手将餐盘推到我面前,换走我桌前的那份。

心头又不忍的酸了一下!金基范,你真的不必这样对我好的!!

"谢谢~" 怕自己的拒绝再给他难堪,所以微笑着接过。

因为我的配合,他明显心情开心了不少。略为乐然的吃着牛排,还时不时的抬头跟我对话。话题、不过是一些最近的圈内八卦。

一顿饭,吃得还算太平! 或许,自己都不知道为何会用'太平';一词!

*************************

结好账出西餐厅,本就寂静的街道这会儿更是见不到什么路人。

和金基范说好分开走,免得引起不必要的误会。本身这深夜来见面吃饭就是极其危险的了~

道别金基范,抬脚刚走了两步,却不料脑袋突地袭来一阵眩晕感。这晕眩来得太突然,快到自己一个踉跄不稳向前栽去、、、

"小心!" 伴随着金基范熟悉的轻呼声,自己被扶进一个温热的怀抱。

眩晕感却没有得到缓和,反而更加让自己难受。

"金基范、我头晕、、、" 这会儿自己才真是感受了'气若游丝';的真正意思。

"张梨恩,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他紧张的询问我,不大不小的声音在这空旷的街道上显得格外急切。

"我没事儿、、你、、小声、、、" 想让他注意一点儿不要太大声,脑袋却更加强烈的眩晕袭来。

自己,落入一片漆黑里!

"张梨恩!梨恩!梨恩、、、"意识完全消沉之前,我还听到金基范紧切的声音。当然,我不可能看到此刻的金基范,脸上闪过的不忍、可随即又被一丝阴霾代替!

为什么?为什么会晕倒的如此突然!

'对不起!对不起张梨恩!你说对了,我真的恨你,可是、我得不到的,别人也别妄想拥有!'; 看着如一只落难的流浪猫般的梨恩,金基范的脸上、是从未有过的阴霾! 虽然,不难看出他眼底、明显的心疼与爱恋!!

原来,爱一个人、真得可以到不择手段的地步!(未完待续)

上一篇:第一百五十七章:彩排舞台上的事儿 下一篇:第一百五十九章:因爱生恨,不择手段。
《那一眼便是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