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因爱生恨,不择手段。

这一晚、自己睡得近乎沉死过去。 好像自从自己出道之后,就没有像今晚这样、睡得这么沉这么安稳过、、、虽然,这份安稳、让自己潜意识里都隐约感觉不安! 迷迷糊糊的撑开酸重

《那一眼便是一辈子》 返回书架

这一晚、自己睡得近乎沉死过去。

好像自从自己出道之后,就没有像今晚这样、睡得这么沉这么安稳过、、、虽然,这份安稳、让自己潜意识里都隐约感觉不安!

迷迷糊糊的撑开酸重的眼皮,却被窗外射进来的光线眯了眼睛。惯性的转回头、、、

瞳孔猛地放大,喉咙却如枣核卡住一般发不出任何声音。

金基范!他、、、他为什么会、、、会睡在旁边?!!

不! 不!我在做梦!自己一定是睡得太沉还在梦里未醒!

"唔~" 脑袋发懵,却听见视线里的人轻轻嘤咛了一声,继而睁开眼睛。

"张、张梨恩!!" 如我的反应一般,他也被眼前的我吓到。

我想开口却发现自己发不出任何声音!

"你怎么、、、怎么会在这儿?" 我几乎用尽了身体的最后一丝力量,才问了这句话。

"我、、、我、昨晚你回酒店之前晕倒了,我不知道附近的医院在哪儿,街道又太冷清打不到的士,所以我只好自作主张的带你来了酒店、、、我、、、" 他越说越急,坐起身想扶住我颤抖的身子、却被我伸出去的手挥开。

"那、、、你为什么、会和我睡在一起?" 感觉自己身体的力气被抽得一丝不剩,只能拽紧被子让自己不掉下床去。

"我、、、对不起梨恩!你当时喊头疼得厉害,我不忍心看你难受,只是想分担你的痛苦而已、、、所以、、、对不起对不起!" 他一直低着头在说抱歉,半裸的上身刺得我眼睛越发疼得厉害。

我早该想到一切的,我早该明白一切的。是自己、是自己太傻而已!

几乎是一瞬间明白事情的所有因果,身体突地多出些许力量!

用尽身体里重回的力气,愤然的朝对面的人脸上打去。

'啪';的一声,响在这空荡且安静的房间里、显得格外的突兀~

他愣愣的接下那一巴掌,随着手划过脸颊的那刻、眼睛里有水滴同时滑落。那水滴太过闪烁,也让自己本就酸楚的眼睛,在下一秒里,留下眼泪!

"这就是、你处心积虑安排的一切是不是?这就是你对我的报复是不是?呵呵~接下来、是不是就要说出我和你在一起了的话了呢?"

"张梨恩!!!" 他大声的喊我名字,打断我的话。脸上的表情,是我从未见过的愤怒,似乎我再说下去、他就会毫不犹豫的毁了我!

"你怎么可以这样看我?在你眼里,我金基范就那么不堪么?就那么犯贱么?我是爱你,爱到可以放弃自己的地步。可是、你不该毁了我最后一丝尊严、、、" 他低吼,声音却颤抖的不成样子。

我无话可回,嘴里本有好多不堪的话要骂出来。可是看他一脸颓然的样子,这些话自己根本说不出口。

我除了恨他之外,我还能做什么?况且,他确实如自己所说的那样、选择恨我,所以一切都是自己咎由自取,根本怨不得别人。

原来,因爱生恨、真的那么恐怖,让人心寒!

掀开盖在身上沉重的被子,翻身下床。身上的衣服完整如初,我清楚的知道、这一切,不过是金基范安排之内的事情,他、并不会乘虚而入!也或许是,他根本不敢!!他也怕,也怕和我朋友都没得做!!!

所以,他才设计了这一切、来试图栓住我。

"基范~如果你真的爱我,就不要栓着我,我好累、再也不想去解决任何难题了。"

"、、、" 身后的房门再次合上的时候,也没有听到房间里的金基范回应我任何话。

扯扯脖子上的围脖,我大步的走出酒店!

这前后不到十二个小时,却发生了这么多足矣毁灭一切的事情。我害怕、我也愤怒,可是我能表现出来的情绪,只有憋屈与淡然、、、我必须在自己伤感过后就强迫着自己忘记这段记忆,强装成什么事儿都没发生过一般,准备两天后的颁奖典礼!

对!失忆!!我要失忆!!

**********************

打了的回酒店,途中接到世勋打来的电话,我按下拒接,只是怕自己颤抖的语气让他察觉什么。不消一分钟,第二通电话接着打进来,我依旧按了拒接。随即又察觉自己这样的举动会更加引起他的不安,所以连忙发了条【好困、晚点儿说。】的短信给他,我想、自己要好好镇定一番,才能在他面前装成什么事儿都没发生过的样子!

刚刚用房卡将酒店房门打开,就碰着正要出门的木子。见我进门,她猛地大叫了一声,随即一把将我拉进房间,问我怎么一夜不回、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我回她没事儿。

她自然是不信,又问我是不是和金基范、、、

"真的什么事儿都没发生,你不要问了好不好。我好累~你先去会场帮我请会儿假,我下午再过去彩排!" 我失控的吼出来,情绪似乎下一秒就要奔溃。

"好好好~你先休息,彩排的事儿我去处理。不要心急~" 见我情绪不对,她顺着我的意思允了我。

"谢谢你木子。" 在她出门之前,我把自己蒙在被子里朝着她喊这句话。其实、当时我特想大哭~

只是,我拼命咬住自己的嘴唇忍住了,直到嘴里散开咸腥的味道时,自己才敢大声的哭出来。我知道,木子已经离开了。

就放纵我这样无助一次吧,我怕自己之后的伪装不够,现在哭干了眼泪,到时候、就没了眼泪吧!

***********************

'亲爱的,你到底、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 站在门外清晰听到房间里的哭声,李木子一颗心烦躁不已。

她以为、她这样寸步不离的守候在她的亲爱的身边,就可以档下她分担她所有的伤悲与困难、、、可是到头来、却发现自己什么也没做,什么也做不了!

给经纪人打过电话说了梨恩不舒服要在酒店多休息一会儿的事儿,因为早上的彩排安排不多、胖大妈自然也就没有再多刁难。

心事重重的到会场跟导演请假,一路上、李木子都在想着梨恩的哭声和一夜未归的事儿。

"啊~" 低着头的她、自然是没注意到迎面而来的人,撞了个满怀。

"没事儿吧~" 是她较熟悉的声音。

连忙抬起头看向前方,"钟仁~" 她才发现自己、撞到了KAI。

"怎么了?慌慌张张的,出什么事儿了么?" 细心的KAI注意到她脸上的不自然。

"没、、、没什么事儿,我走得太急了,不好意思、撞疼你了。" 她不自然的垂下眼睑,不想让KAI看她的眼睛。因为她的眼神,藏不住任何事儿!

"没关系,小心点儿,别再撞到别人。 喔对了~梨恩呢?没和你一起来么?" 不知道是不是知道李木子心里的想法,KAI很配合的不再探究她。

"哦~她昨晚太晚睡了没休息好,现在还在酒店补眠、下午才过来彩排。我正要去跟导演说~" 她很庆幸KAI转移了话题。

"噢~那你快去吧,别再低着头走路了。我去彩排了~"

"嗯~" 暗自感谢KAI不是个追根究底的人,李木子连忙附和的挥挥手跟KAI道别。

若真要是再说下去,自己铁定会将梨恩心情不好的事儿说出来!

去和导演沟通了一番,适当的调节了一下彩排时间,也就应了木子帮梨恩'请假';的事儿。细心的导演还让木子转告梨恩、让她多注意休息,照顾好自己。

木子倒是觉得心头安慰,想着她的亲爱的努力最终没有白费,得到如此多人的赞赏和喜欢!

******************

任凭怎样强迫自己闭上眼睛,可就是一点儿睡意也没有。脑海里全是先前醒过来看到金基范赤#裸着上身躺在自己身旁的样子,我拼命的去揉自己的脑袋,想像揉乱头发那样把那些画面揉乱、、、可是,越是静不下来,那些画面就越是清晰!

我大叫,胡乱的扯着自己的头发,听到'嘎嘣嘎嘣';头发断裂的声音,那么大声。心里似乎好受了些,胡乱的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夹杂着碎发丝混进眼睛里。好难受,难受到自己又忍不住抱头痛哭起来。

真的好难受!世勋呐~我要怎么在你面前装下去?怎么可以这样隐瞒你!

花了一个小时把自己打扮的美美的样子,然后挂上自己认为这辈子最美的笑容,出门打了地朝会场的地方赶去。

我要装,任凭那个画面在脑海里跳动的如何清晰,自己都要装、在世勋面前如论如何都要装下去!

*************************

"诶summer i ,休息好了啊~" 脚刚踏进会场后台的休息室,就听到泫雅欧尼的声音。

木子也连忙迎上来接过我手里的包包和眼镜。我朝她甜甜的笑,却在她眼里捕捉到一丝担忧和一丝复杂!

"嗯~欧尼这会儿不会想着我是懒虫吧,这么能睡。" 我自然的走到泫雅欧尼面前与她搭话,目光触及到几步之外的沙发上,正在与世勋灿烈说话的金基范。

身子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眼睛却只能定定的望着那个方位。

他在说什么?他们在聊什么?会把昨晚的事儿'不小心';说出来么?

"summer、summer! "

"嗯?啊~" 被突然的大声吓到,双腿似乎是一时之间没了力气,直直的跌坐至地。

"喔~summer!"

"怎么了?"

"妮妮啊~"

"梨恩呐~" 周围是慌了神的一众人。

而自己,脑袋却懵懵的无法运行。

"怎么了?生病了么?" 是哥熟悉的声音将我从沉溺里拉起来。

"我、、、我没事儿,就突然腿软了。呵呵~肯定是睡太久了,没大碍的。" 我任由哥将我一把抱起带至一旁的沙发上,体内还是没有力量可以支撑自己。

"是不是饿了?吃饭了么?木子啊~去准备点儿热开水过来,SUHO你的维生素带了么?给我一些、、、" 我哥极其担忧的摸摸我的额头,周围的人都是满脸焦急。

站在离自己最近的世勋,他握着双拳似乎在隐忍什么,脸上满是心疼的神色。而他旁边的金基范,则是满脸的复杂与淡然!

看吧,他真的是恨我的!

"大家不要围着我了,我真没事儿。" 吃过SUHO哥给的维生素,自己好了许多。体内的力量也足够支撑自己站起身来。

"吓死我了,还以为你又生病了呢!你本来就瘦,体质应该不强,容易生病更应该照顾好自己。知道么?" 走过来轻轻敲敲我的脑袋,泫雅欧尼满脸宠溺。

我会心的回给她笑容,想起跟着PETER去了美国那边的小沐欧尼,她又何尝、不是这般心疼我、宠溺我!

察觉现在不是伤感的时候,连忙微笑着找其他人搭话。至始都不敢看世勋、也不敢看金基范!

************************

泫雅欧尼的组合去前场彩排,其他的艺人都各自忙着手里的事宜,根本没人会有空闲来找对方搭话。

木子去外面的小吃街买了些我平日爱吃的东西回来,可是、自己却一点儿食欲也没有,只想静静的待着不动、连呼吸我也觉得没有必要!

"不吃点儿么?看你不在状态。" 视线里落下一杯冒着热气的牛奶,世勋熟悉的声音飘进耳朵。

猛地抬头,就看见我的世勋、满脸温和的笑容站在我的对面。

其他人忙得自顾不暇,根本没人看我们这边。

暗自舒了口气,扯开嘴角朝他笑得温和,"我不饿,你要吃么?"

他欣然的点点头,拿了张凳子在我身旁坐下,我这才注意到、他今天穿了一件黑色的毛衣,胸前有个白色的史努比图案,很可爱、和他很合适。

"小懒虫!你竟然从昨晚睡到下午,真能睡!" 他一边吃着盒子里的鱼豆腐,一边出声打趣我。

这样温馨自然的语气,却让我不由的红了眼眶。我的世勋呐,真是像光一样美好啊~ 我突地觉得自己卑微无比,渺小到触及不到他!

"喂喂喂~别哭啊~笨女人,我逗你的、这也伤心啊~" 我的眼泪总能让他失措,就像吃定了他似得。

"我 也 要 吃、、、"委屈、心酸,错杂的情绪缠绕着自己,我只好用撒娇来掩饰自己的心虚。

"噗~笨女人~原来不乐意我吃了你的东西啊~早说嘛~喏!" 他被我的话逗笑,戳了个牛肉丸送到我嘴边。还笑嘻嘻的说我是'小馋猫';~

世勋呐~这么卑微复杂的张梨恩,怎么配得上那么美好单纯的你!

**************************

"今天晚上去聚餐,待会儿记得别先走了啊~" 与鹿晗哥准备接下来的彩排,乘着空挡、他这样跟我说。

"怎么想着聚餐?" 将滑出耳朵的耳麦重新塞好,继而回应他。

"这不是有韩国成员提议嘛,说什么想去尝尝香港这边的小吃,你也知道、吃货是拒绝不了吃货的建议的。" 他笑得越发灿烂,连眼角的褶子都清晰可见。我又想起多久之前问过他的问题,我问他、每次从家门口路过也不能回家去看鹿叔叔和阿姨,会不会觉得难受、会不会憋屈?

可是、他却若无其事的一笑而过,说、这就是艺人身不由己的命!

、、、、、、、、、、、

"好啊~有好吃的、怎么可以落下我。" 察觉自己的伤感,我连忙附和他,不想他看出我在为他心疼。不可以再让自己的心软变成牵扯他的理由!

"嗯~到时候一起。对了也叫上木子一起~" 他满脸开心。

"嗯~好了,到我们了。" 看到导演的手势,我连忙起身向舞台走去。

明天就要准备红毯的事宜了,典礼也在后天下午五点左右开始,所以、这之前的每一次彩排,自己都特别重视。

因为是第一次参加这样大型的颁奖礼,而且还是和这么多的艺人前辈同台,自己难免紧张、难免会有表现的更好这样的想法!

********************

时间过了晚上的八点半,我们一行人才从会场出来。因为担心这样的'高调';的聚餐会引起粉丝不必要的误会,所以满叔就让承焕哥跟着我们一起去。

各种原因、和某几个人的'特意';安排,我就这么坐上K队的保姆车了。

"小恩呐~看你下午精神一直都不太好,怎么了?没事儿吧~" 车子平稳的行驶,前面开车的SUHO哥、从后视镜里看了我一眼,语气担心。

"噢~没大碍,可能吹了风吧、有点儿头晕。" 我对着后视镜笑笑、从镜面里看到他也回了我一个微笑。

"头晕?没事儿吧~要不要去看医生?" 话音刚落,便听见世勋急切的声音响在车厢里。

偏过头望着旁坐的人咧嘴笑开,很快想到现在的自己、又觉得被他这样的紧张,感动到心都跟着痛。

如果、如果你知道了我和金基范、、、那样、你还会不会这样紧张我?

"要不我先送你回酒店休息吧,不去聚餐了。" 见我不回应,他更加紧张起来。

猛地转身伸手将面前的人抱紧,头埋在他的怀里、眼泪却源源不断的涌出来。

我该怎么办?这么罪孽深重的在最爱的人面前强装着、我好累怎么办?快要穿帮了怎么办?

"怎么了?是不是很不舒服?我、、、"

"我很好~只是、想抱抱你。" 我只能把自己更深的埋进他的怀里,担心自己的眼泪被他看到。

"呵呵~好~" 他用力的回抱住我,消瘦的下巴抵在头顶、微疼、却带给我仅有的安心感!

世勋呐~让我好好的抱抱你,我怕、我怕有一天你知道真相之后,自己就再也没有机会这样抱着你!

**********************

这样突然失控起来的梨恩,虽然没有特别奇怪、却引起了同车厢里的其他人狐疑。

'总觉得梨恩今天太不对劲儿,可具体又说不上来。到底、是哪里出了错呢?'; 看着像只受伤的小猫一样藏在世勋怀里的梨恩,SUHO表情深沉。他或许、是唯一一个能从另一方面,去考虑到梨恩处境的人。

'这个小恩,怎么变得这么爱撒娇了,还真是受不了~'; 无奈的捂捂额头,灿烈一脸嫌弃。跟真的一样~

'要更加强大才行,那样、才可以保护大家!'; 暗暗的握紧拳头,伯贤的内心、像打翻的五味瓶一般,错综复杂。

'张梨恩!怎么样、都不要变的张梨恩!'; 副驾驶座上在假寐的KAI,其实、心里比谁都明醒。

'都要好好的,好好地。'; 看着相拥的梨恩和世勋,D.O没由来的叹了口气。他觉得,这对恋人之间、似乎考验太多了,多到他、都不忍心起来。

'笨女人~什么时候,我才能分担掉你所有的痛苦,才能好好的保护你。是我不够强大,所以、我一定要更加坚强起来,那样、我才可以用尽全力来守护你!'; 将怀里的人锢紧,世勋心里又自责又心疼。

记得有那样一句话: 在最爱的人面前伪装,那是对自己的惩罚!

可是,因为太过在乎、太过患得患失,我们才拼尽了全力去维护、自己在另一半心里的形象与位置,可能行为会过激或者根本就是所谓的'欺骗';。但是、不可置否,我们、都只是爱得太深!(未完待续)

上一篇:第一百五十八章:和金基范深夜见面 下一篇:第一百六十章:获奖了
《那一眼便是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