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纸终究包不住火

根据哥提供的路线,车子很快就到达目的地。 可下车的那刻,自己却失态的叫出声! 这个地方,明明是上次金基范约我见面吃饭的地方!! 那这么说,哥他们找的吃饭的地方、也是上

《那一眼便是一辈子》 返回书架

根据哥提供的路线,车子很快就到达目的地。

可下车的那刻,自己却失态的叫出声!

这个地方,明明是上次金基范约我见面吃饭的地方!!

那这么说,哥他们找的吃饭的地方、也是上次的那家西餐厅么?

"喂~亲爱的!你怎么了?" 木子的娃娃音将我拉回现实,我这才发现自己紧握的手心起了一层汗。

"呵呵~没事儿,走吧。" 怕她看出什么,我连忙越过她走在前面。

心却一个劲的下沉,直到、自己都察觉自己手抖的厉害。

我害怕,这个地方让我害怕!!

强迫着自己镇定下来,拨通我哥的电话,问他吃饭的地方。果然、他们找到的就是上次那家西餐厅。

忐忐忑忑的找到那家店,我哥早就等在门口。看到我、连忙上前接过我手里的包包,问我冷不冷、问我饿了没,我都一一的回答了,可是回答的是什么、我自己也不知道!

"梨恩你来啦!"

"梨恩~"

"来啦~快来坐!"

"木子坐这边~"

"好~" 进门,房间里的人都出声欢迎我们。

我却愣愣的站在门口,看着刚刚的侍者走开的背影出了神、、、

记得没错的话,上次来这里、也是那个侍者带我进包房。

"梨恩呐~梨恩呐!"肩膀被人轻轻的拍了拍,世勋熟悉的声音响在耳边。

猛地反应过来,却因为转身的动作太大和身后的世勋撞了个满怀。

"没事儿吧,撞疼了没?" 他一边低头询问埋在他怀里的我,一边将我带进房间、顺便关上房门。

"不疼、一点儿也不疼。" 我抬头愣愣的看着他,嘴巴里说的话只是出于思维反应。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儿瞒着我?" 他捧住我的脸让我躲不开他探究的视线。

"没有、没有瞒着你。" 我回答的笃定,笃定我自己也被自己骗住。

他似乎在考究我说这话的真实性,没有回应我却也没有放开我。就这样保持着这个奇怪的姿势站在房中间,分明听到SUHO哥叫我们过去坐、还有灿灿抱怨肉麻之类的声音!

良久,他脸上的表情终于有了缓和,却收紧手将我揽进怀里!

力气很小,像是担心会弄疼我那样轻轻柔柔的保护着、、、

"梨恩呐~我好怕失去你!真的好怕!!" 他低声的在我耳边呢喃,声音颤抖的让人心疼。

强忍住掉眼泪的冲动,将自己更深的埋进他的怀里。因为心疼他所以更加大力的回抱住他、、、

我的世勋呐~你知道么?我何尝不是怕失去你,怕到情愿选择隐瞒你、也怕你知道真相了之后离开我!!!!!

************************

回韩国的航班在上午11点。

昨晚一顿饭吃完早已是凌晨,哥因为不放心又非要送我回酒店,世勋说什么也要跟着、、、可最后还是没答应他。尽管有哥一起可以做个'幌子';,可还是不能冒险、、、毕竟,媒体向来都是见缝插针的!

来送机的粉丝不多,一方面是不知道'胖大妈';改了回国的时间,另一方面是本来送机就比接机的粉丝少、、、

飞机起飞自己就睡着了,想来是昨晚太晚回去又想了一夜心事没有休息好!

待我一觉醒来,航班刚好抵达首尔仁川机场。木子问我是不是没睡沉,不然怎么刚到就醒了。我顺着回应她、、、也确实,烦事绕心、怎么可能真正睡得沉。

哥他们比我回国的航班早一些,想必这会儿已经回公司或者回宿舍了。

刚走出机场坐上保姆车回公司,就收到世勋发来的短信,无非是问我到了没有、叫我有空了回个电话给他之类的叮嘱、、、鉴于胖大妈在场,我简单的回了他一个'好';,也就没再多言!

虽然自从我与世勋拍摄(我结)之后,PETER没有再说过要没收我手机的话,但是自己也知道自己的身份是什么,有些时候、总要多个心防范于未然。

回公司因为没什么通告,PETER也还在美国未归,所以自己没什么安排就回了练习室。本想问问胖大妈日本出道的事宜、、、却没想到她自己先跟我说了。

"日本那边的音源市场这段时间似乎消停了,很可能是因为'勋梨夫妇';(我结)暂停录制的原因,所以公司决定、会让(我结)继续拍摄,日本出道的事情会推迟到明年年初,而且、这段时间你和LUHAN的合作曲【这距离】将在人气歌谣和音乐中心打榜,会比较忙。" 这是之前胖大妈告诉我的消息。

本来对日本出道就没报多大希望,再者说、前段时间的'钓鱼岛';事件闹得沸沸扬扬,作为中国大好爱国青年的我、确实对日本那个国度不太向往!

所以这样的消息对我来说也没有太大的影响,PETER没有回来也没有说我有什么回归之类的准备,和鹿晗哥的合作曲需要打榜的事宜也要明天才知道、、、无聊的待在练习室发呆,这便是我一天的行程了。

想到先前世勋说要回给他电话,乘着现在没事儿、就打给他好了,免得让他又担心!

"嘟、、、嘟、、、梨恩呐~" 电话响了几声之后,被接通。

"嗯~我到公司了。"

"去吃饭了么?别急着练习、、、喔对了,承焕哥先前说(我结)要继续录制了,你听经纪人说了么?" 他明显语气欣喜,想来这个消息确实让他很开心。

"嗯~刚刚也听经纪人说了。" 我轻声的回应他,其实、心里却没了底。若节目继续拍摄了,我还可以那样淡然的在他面前伪装么?

"梨恩呐~你、、、不开心吗?" 他突地换了口气,试探着问我。

"没有、、、开心啊~很开心!" 察觉他的试探,我乱了方寸。

"这是在敷衍我吗?你到底怎么了?从昨晚就不对劲,是不是发生什么事儿了?" 果然他细心的发现我的不对劲。

"我没有事儿。只是因为太开心而傻掉了!世勋呐~你答应过我会永远信任我不是吗?"

"我不是不信任你,只是你、、、"

"既然信任、就不要问我好吗?" 强忍住声音的颤抖,我字字句句说的坚硬。

只有这样,我才自认为自己伪装得够好!

"好~我不问。只是、有事儿就告诉我,不要一个人扛着!" 良久,他才释怀的回应我的话。

"嗯~" 我假装开心,脸上却怎么也挂不起笑容。我想木子此时在这里的话,一定会说我发神经了~

"梨恩呐~恭喜你得奖,还有、我爱你!"

"!" 准备挂断电话,却不料他接下来的话、让我顿住所有的动作。

"嗯~ 嘟、、、、、、" 低低的回了他一个字,然后连忙切断通话。嘟嘟的挂线声将自己的抽泣声吞噬、、、还好,还好他没有听到我在哭!

我的世勋、我的傻世勋啊~~

**********************

'呵~看来,你还是选择了隐瞒我。'; 看着自己未说完便切断的通话,吴世勋痛苦的蹲下身子。难受的抓扯着自己的头发,似乎下一刻就会疯狂掉、、、

在他跟前的桌面上,凌乱的摆放着好几张照片和一个黄色的资料袋。

而那些照片上的人,就是梨恩和金基范那天晚上吃完饭去酒店直到从酒店出来的全部照片!

原来、不是梨恩伪装的够好,而是吴世勋愿意自始至终相信他爱的人'身不由己';。

********************

给世勋回过电话之后,又在练习室待了一会儿。看看时间也差不多到了吃午饭的点儿,所以便准备去食堂买份儿便当、、、

可不想刚刚走出练习室。又接到一个电话。

来电人,是被我加入了'黑名单';、准备一辈子也不再联系一辈子都躲着的,金基范。

没想到他用了另外的号码打给我,说要见面的请求、自己竟然没有理由、也不敢拒绝、、、对、就是不敢,我不知道是不是自从那晚的见面之后,自己就害怕他做出什么事儿来、害怕与他碰面,害怕、那晚的记忆终会被曝光在大众的视线里!

不好拒绝,所以只好硬着头皮答应了他的请求。约好在离我公司旁边的一家咖啡厅见,因为路程并不远,所以自己便又给木子打了电话,本想带上她、为了防止路人或媒体看到误会,却不想木子因接下来还要和'胖大妈';去处理周六人气歌谣打榜的事宜,所以也就没能陪我去、、、

暗叹了一声,随即又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之意来给自己打气,金基范要真是敢惹我,我就跆拳道对付他!

哼~

一路给自己壮胆的空挡,目的地就到了。小心翼翼的和侍者打过招呼,这里的侍者倒是聪明、猜到我的身份不宜张扬,连忙带我走到最里面的一间包房,招呼我坐下。我告诉他待会儿自己会有朋友过来,他适当的回应了几句就离开了。

包房特有的安静让自己没由来的陷入一阵恐慌,心突突跳个不停,总觉得接下来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所以、纠结再三,我还是将那条修修改改的短信发了出去!

*********************

【我在离JYP公司不远处的'森意咖啡厅';,你来接我好不好?】

收到梨恩发来的这条短信时,世勋和鹿晗等人正在公司的食堂吃午饭。莫名的心慌和直觉告诉吴世勋,这条看似平常的短信、却并不只是简单的字面意思、、、他知道、梨恩这会儿肯定陷入了困境。

而至于她为什么会给自己发这样的求救短信,只有一个答案,那就是和'那件事儿';有关。 那件从他收到匿名寄件人寄来的照片开始,就被梨恩隐瞒到现在的事儿。而接下来要发生的,肯定与金基范有关、、、

金基范!前辈!KEY前辈!

哼!敢伤害梨恩的人,他吴世勋一个也不会放过!!

***********************

没等多久,侍者便带着金基范进来包房了。先前在发给世勋短信之后,自己又给金基范发了短信告诉他自己先到了、、、至于为什么就发了短信给世勋?

可能、自己真的害怕了吧!

他一边和我搭话,一边径自的走到我对面坐下,脸上的表情不好不坏、看不出他此刻的心情如何、、、我突然一阵心凉,何时起,金基范已经变得这样会隐藏!呵~~亦或是说,从始至终、我都未曾了解过金基范这个人!

服务员将糕点和奶茶送来就走开了,又像是那晚在香港的见面。偌大的包房,只有我与金基范两人。

"恭喜你、梨恩!" 轻嘬了一口面前的奶茶,对面的人笑得满脸温和。

"谢谢、也同样恭喜你们。" 我当然知道他是恭喜我在MAMA典礼上获奖,所以、只好礼貌的回应他并且祝贺他们组合也得了大奖!

"本想那天典礼结束去给你庆祝庆祝呢,没想到、SUHO他们把你先约走了。" 他继续微笑着,似乎喝进嘴里的奶茶很甜的样子。

"是啊~呵呵~" 我只能顺着他的话回答,因为实在是没有了和他对话的话题,甚至是、不想和他说话!

他没有再出声,低头认真的吃着面前的蛋糕,这倒让我一时不能适应,反应几秒、随即低下头戳着自己面前的食物、、、他也察觉我并不想与他搭话吧!

房间开始安静下来,空气里只有咀嚼东西和叉盘相撞的声音,就像是我与金基范默契约好了不说话一般。

这样的气氛、压抑的让人难受!

"张梨恩~你恨我吗?" 良久,才听见对面的人说了这样的话。

我却始料不及!原来,我把情绪表现得如此明显!!

"你觉得我不该恨你?" 我不答反问,语气开始不受控制的愤怒。

"呵~呵呵~呵呵~~你恨我、也好比我恨你!" 他哈哈的笑出声,脸上的表情却与这笑声不符。这样的他,我只在与他拍摄情侣节目的时候见过、、、

"你不恨我?哈哈哈~~不恨我你会那么做么?不恨我你会设计我么?不恨我你会做出那种毁了我的事情么?" 情绪越发的得不到自己控制,眼眶也开始发涩起来。

"我没有设计你,我没有毁了你,只要那些照片曝光,只要你配合我、我保证、会保护你不受到任何伤害!" 他也激动的吼回我,只是、、、

"你说什么?什么曝光?什么照片?你做什么了?做什么了?金基范,你到底做了什么?" 被他的话刺激神经,我起身拉住他的衣领,声音歇斯底里。

"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不要担心,我是不会伤害你的,不会的、、、"

"你走开、不要碰我、走开,金基范、我恨你!我恨你!你这个疯子~" 推开试图抱住我的金基范,却不料力气太大反而将自己绊倒。

右手触地的疼痛感提醒着我的理智,提醒自己这会儿不是失控的时候。

这个金基范好像疯掉了,我必须在世勋来之前、好好的保护好此刻的气氛!

对、我怕自己会激怒这个疯子、这个疯子一样的金基范~~

"不、不要恨我、不要恨我,梨恩你不可以恨我、我那么爱你、爱到可以为你不择手段,你不可以恨我、不可以,你应该爱我、你应该爱我、、、"

"啊~~~" 他栖身上前捏住我的下巴,越发靠近的身体让我忍不住的颤抖。好可怕、这样的金基范比地狱使者还恐怖~~

"金基范、、、"

"先生、你不可以乱闯,先生、先生、你这样会打扰到其他用餐的客人、、、" 正想出声、却不料房间外传来侍者的声音。像是在阻止乱闯进来的人、、、

世勋?世勋!!

"世勋~世勋~唔唔唔~~" 察觉是世勋找过来了,连忙欣喜的叫出声,却不料被明白了情况的金基范捂住嘴。

"呵~张梨恩,你还真敢叫他来?哈哈~你太自信了,你以为看了那些照片,他还会一如既往的相信你是清白的吗?哈哈哈~~~" 他捂住我的嘴,自己却笑得肆虐。

可是、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照片?什么照片?是我和他去了酒店的照片么?他说谁看了那些照片?世勋吗?世勋看了那些照片?所以、他不会相信我是清白的了。是这样的么?

不、不、不是这样的,先前通话的时候、世勋还是好好的,他不可能会看什么照片,一定是金基范吓唬我的,一定是的!

我是清白的,那晚并没有和金基范发生什么、、、那只是金基范他要毁了我!

"梨恩呐~" 伴随着熟悉的声音,身前的金基范被推开、随即换入的怀抱,是那个让自己无比依赖、无比熟知的。

淡淡的牛奶香味儿、永远都闻不腻!

可是,意识像是被金基范的话洗刷了一般,不停的重复着那句'他还会一如既往的相信你是清白的吗?';,所以、出于害怕,只能将自己更加的埋进世勋的怀里,身子却颤抖的连自己都觉得剧烈。

"不怕,我们回家!" 察觉我的颤抖,他将抱着我的双手堀得更紧了些。

心顿时酸软成一团,先前拼命忍住的眼泪这会儿终于断了线、、、他也知道,我现在最怕的就是他问我还好不好。

因为我真的很不好!

蹲在地上太久而没有力量起身,却不料他直接将我抱起。走过金基范的身旁,他偏过头看了其一眼,那眼神里的寒意、是我与他相识相知到相爱,从不曾看见过的。

我突地没由来的担心,世勋会做出什么让我担惊受怕的事情!

不知是不是透析了我心里的担忧,他短短的看了金基范一眼、继而转回头对着我灿烂的笑笑,收紧抱住我的手,大步向门口走去。

走至门口,一直没说话的金基范却开口了。

他说:" 吴世勋,你真的不在乎她和我睡过了么?不在乎她还是否清白?!"

大脑一时浑浊,只能瞪大眼睛看着世勋的脸。

发现他的瞳孔猛地放大、然后收缩,那绷紧的面部神经无一不再宣示着它的主人此刻有多愤怒、、、

良久,他终于放松下来,似乎、还轻舒了一口气。

"金基范,你记着,不论张梨恩变得如何不堪,我吴世勋、此生只得她一人心,要我离开她、除非我死!"

不大不小的声音,在这隔音效果颇好的包房里、回音都显得突然。

只是、吴世勋,你还是怀疑了吧!还是相信了,张梨恩已变得'不堪';!!(未完待续)

上一篇:第一百六十章:获奖了 下一篇:第一百六十二章:该来的一切
《那一眼便是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