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该来的一切

被世勋一路抱着走出咖啡厅,却不想此刻的门口早已是人挤人、、、 心里咯噔一下,愣愣的僵着身子,却忘了这会儿自己该做的是赶紧从世勋的怀里离开! '你们看、你们看,世勋为什

《那一眼便是一辈子》 返回书架

被世勋一路抱着走出咖啡厅,却不想此刻的门口早已是人挤人、、、

心里咯噔一下,愣愣的僵着身子,却忘了这会儿自己该做的是赶紧从世勋的怀里离开!

'你们看、你们看,世勋为什么会抱着summer从里面出来?';

'在拍摄《我结》吗?【牛奶夫妇】的《我结》 不是停拍了一段时间吗?';

'也是哦~可是拍摄为什么没有看见摄像机和节目组呢?';

'对啊~不会是为了节目的真实性只用了微型摄像机吧,你们快找找、看看摄像师是不是在。';

'不对啊~之前S.M官方发布过了,牛奶夫妇的《我结》下周一才会继续拍摄,不可能提前吧,更不可能公布假消息吧。';

'那、、、为什么会在这里看到他们俩?';

'俩人不会是在约会吧?';

'在谈恋爱吗?假戏真做了吗?';

'不是吧、、、';

'世勋啊~你说话啊~';

'对啊!summer你们说句话啊~';

'为什么经纪人都没看到呢?';

'是真的在约会吧!';

'我先前好像看到了KEY,不会是三个人在聚餐吧~';

'KEY?KEY也在这里么?怎么没看到~';

'、、、、、、';

众人一言一语,顿时炸开了锅!

怎么办?怎么办?被误会了吗?要穿帮了吗?知道我和世勋的关系了吗?

"不好意思,大家让一让、梨恩现在受伤了,我得送她回公司、至于你们的问题,我们经纪人会给大家一个答案!" 被耳边的各种声音吓出了神,只能呆呆的任由着世勋抵挡一切。

耳边又是一波接一波的质问和议论,世勋却在这时抱着我猛地向一边没有人群包围的空地跑去、、、正好有的士经过,飞快的钻上车,全程的动作狼狈至极!

'呵呵~既然开始了,那就让事情更复杂一些吧!';隔着隐蔽在帷幔下的玻璃看到窗外逃走的俩人,包房内的金基范、脸上闪过一抹恨意。

【看来,爱情里总结出来的结论确实不全无根据,因爱生恨、好生恐怖!】

********************

车驶出一段距离之后,自己还愣在座位上、没有反应。

"梨恩呐~" 直到世勋的声音传到耳朵,自己才猛然回神。

"世勋呐~我们被人看到了么?穿帮了吗?粉丝们会误会吧~都是我的错,我不该给你发短信的~怎么办?怎么办?我会害了你的!怎么办??" 我慌了神,连说话也捋不清了。

"没事儿~没事儿~相信我、不会有事儿的,大不了就公开好了~我不想再瞒着了,我要给你一个交代!给大众一个回应!!"

"不可以!不可以公开~那样,你就毁了、整个EXO都会毁了~~~" 被他的话刺痛神经继而回魂,终于理智了些。

"没关系,我相信大众会理解我的~" 他将我颤抖的身子圈紧,安抚的轻拍着我的背。

情绪随着他温柔的动作而慢慢的缓和下来,呼吸也渐渐的平稳了许多。

"真的、会理解么?" 我呢喃出声

回应我的是整个车厢的安静和世勋轻拍我背部的声音,一颗心、却不得平复!

*******************

和世勋'逃回';S.M公司,大致的跟SUHO哥他们说了情况,还没来得及喝口水,就听到闵静姐姐说门口有大量的粉丝聚集起来、、、说她们嘴里、纷纷喊着'不可以假戏真做';'世勋summer给我们个交代';之类的话。

我知道,该来的还是来了!

满叔和承焕哥很快便赶过来,胖大妈在接到消息之后也在第一时间赶来S.M公司,期间还接到PETER的越洋电话、、、不出意外,又是一顿责骂和威胁!

"没事儿~妮妮没事儿啊~不怕,哥在这儿呢!" 问清楚了事情原由,我哥在旁边宽慰我。

这会儿,偌大的练习室里待满了人,经纪人们商量对策,而其他人、则是无可奈何的着急和发呆。

"世勋~那些照片、、、"

"天哪!你们快看、快看网站和贴吧、、、" 正要出声问询世勋先前在咖啡厅里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却被门外跑进来的闵静欧尼打断。

看她焦急的神色和慌神的语气,自己的心却突地一阵下沉!

这种预感、强烈到会毁灭一切!!

猛地从椅子上弹起身,抢过闵静欧尼手里的手机,哥和其他人也纷纷拿出自己的手机、、、

【SHINee成员KEY与当红女新人summer夜会香港,双双出入餐厅和酒店,疑似热恋情侣!】

跃进视线的是一段被加黑加粗的大字标题。而下面整页都是我与金基范的照片、、、

本来因为头晕而昏迷的我,却被恶意的有心人写成'向男朋友撒娇';!本是为了避嫌而前后离开酒店,却被写成'躲避隐瞒媒体';!!

我去你M.A的撒娇~去你M.A的躲避隐瞒~~

'啪';的一声几乎用尽全身的力气将手里的手机摔出去,脑袋也一下懵了、以至于嘈闹的练习室这会儿在自己耳里变得无比安静!可是,痛到麻木了、是不是就没了流泪的冲动?

"不准看、都不准看,那不是真的、不是真的、不是真的、、、世勋呐~这不是真的,你不要看、也不要相信、、、好不好?好不好?" 我疯了一样把所有人的手机抢过来,到世勋面前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被抽空了力气。

"妮妮啊~你冷静一点儿!"

"梨恩、你先别急,我们相信你!"

"对啊~我永远相信你!"

"笨小恩、你不要这样、不要这样!"

"、、、" 房间里的人都涌过来围住我,说的话自己竟然怎样努力也听不清。 眼里只有面前、面无表情的世勋、、、

"我就问你一句话,为什么瞒着我什么都不说?"他定定的看着我,眼里雾气萦绕,声音低沉,却响亮的传至我的耳膜。

一时语塞!确实,我瞒了他,因为害怕失去所以隐瞒。

"如果我告诉你,你还会不会当着金基范说那样的话?说我变得不堪那样的话!" 怒火攻心,所以说出来的话都不经思考了。

明明说那样的话、就是不相信我是清白的不是么?凭几张照片就否定了我,我张梨恩算什么?算什么!!

"我的意思你还不懂吗?我什么心你看不明白吗?从开始到现在,我为你做的还不够多吗?你就那么强大?什么事儿都瞒着我不说一个人扛着,如果你早些告诉我金基范对你的企图,我可以保护你啊~可以拼了命也要保全你、、、可是现在呢?现在呢!现在做什么都没用了!!" 他也发了急,大声的吼回我,有硬纸张被他大力的砸在身上,却、感觉不到疼痛!

他真的看过那些照片了,在没有被曝光之前、就已经看到过这些毁了我全部的照片!

"吴世勋!你在做什么?妮妮~不怕,哥会在你身边。" 摇晃的身子被人扶住、是哥,是那个无论何时都宠着我爱着我的张艺兴!

"你们先别慌,相信经纪人和公司会商量出个对策来的。世勋你先别冲动,只是几张照片罢了、并不能说明什么。你这样发火,梨恩会怎么想、、、好了,都别着急了,闵静姐木子、你们俩去公司食堂买些吃的过来,不能饿着肚子,接下来还有一阵子要忙呢,可得注意好身体。" 见情况不对,亦凡哥连忙出来圆场。

其他人也连忙附和,灿灿也凑过来身边笑嘻嘻的问我饿不饿,可是、我却没了回答的力气,一颗心、随着世勋那一声声的埋怨,而跌入谷底!

捡起地上的照片,狠狠的揉烂扔进垃圾桶。从始至终,脑袋都是一片浑浊。

吴世勋,你口中的信任、在大风大浪面前,原来如此不堪一击!!

**************************

木子从食堂回来,又带来了新消息!

说门口的粉丝聚集越来越多了,加入的粉丝都是因为看到了刚刚网上的曝光帖、、、一传十十传百,带动了原先的人群。各大媒体社的记者也在这时候煽风点火,大肆的报道着根本没有的'事实';,《一周的恋人》期间的绯闻又重新被炒出来、、、这会儿,门口的局面怕是没人能控制得了了。

满叔和承焕哥这会儿急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不停的在权衡着对策和损失程度、、、毕竟,两个组合、都是S.M公司近期热捧的主力!

胖大妈一个劲儿的在打电话,听口气对方应该是PETER,想来、PETER过不了多久就要赶回来了。

不想去浏览那些网页,一方面也是我哥他们不让我有机会。清楚这样的时候他们都还在为我着想保护我,心里难免多了些力量让自己镇定。

可是,自己这会儿要的,只不过是那个人、小小的一句安慰!

经过几个经纪人商量,统一决定先以'传闻不属实,等待官方召开记者会。';为由,来打发走门口的粉丝和记者、、、

不然在这样下去,越来越多的粉丝聚集会堵塞整个S.M公司!

**********************

公司前后门被堵得水泄不通,自己公司也不能回,住的地方肯定有记者和粉丝、也回不去、、、无处可去,连逃的地方都没有,所以只能躲在我哥他们练习室,如同一只草原上受了重伤的孤狼,要么舔舐伤口活下来,要么、心力交瘁直至死去!

"丫头,先吃点儿东西、身体要紧。" 望着落地镜里的自己,才仅仅几个小时、就像是憔悴了几岁的自己,脑海里却什么东西都没想。身边突地多出一个人的气息,鹿晗哥熟悉的声音绕在耳边。

偏过头望向身旁的鹿晗哥,看到他手里端着一份便当和一杯冒着热气的牛奶。

心微微的发酸起来,越是在自己最脆弱的时候,陪在身边的、都不是他,都不是那个说爱我一生一世的吴世勋!

"不是答应过,不在我面前掉眼泪吗?他让你不开心了,我应该带你走的。" 将手里的热牛奶递给我,鹿晗哥满脸心疼。

"我不怨谁。" 我回应他,莫名的话连或许连自己都不懂。

"如果、我要你等我三年,那时候、我会带你离开,去一个谁都不认识我们的地方,给你一个家、、、你、愿意吗?"

面面相觑!

被他话惊住,睁大眼睛不相信的看着他,确实、他说了一句多么令人惊讶的话!

"鹿晗哥,我们、已经回不到最初了,你没有发现吗?都变了,我们、其实都变了。" 看着他一直布满忧伤的脸,自己还是说了伤人的话。

我何尝不知道鹿晗哥是在担心我,只是、我怎能再做牵连他的事!

"世勋他、只是被愤怒迷失了理智,等他冷静下来、他会跟你道歉的,他的话、你别往心里去!" 面对我满脸真挚,他选择转换话题。

"我说了,我不怨谁。你别担心,我很好!" 牵强的朝他笑笑,真的不愿意再让他为我忧心。

"嗯~不论发生什么,你只要记得、我一直在你身后,你回头就看得见。" 他径自的将手里的便当和牛奶放在我跟前的地板上,然后起身不等我回应就走开、出了练习室。

背影那么落寞,就像那次在公司的走廊里,他决绝的离开、背影像是在告诉我,不会再与我张梨恩有任何牵连、、、

但是,那样决绝之后,还是被我一次次的牵扯、、、鹿晗哥,对不起!是我打破了你原有的宁静!!

可是,我如何才能还给你一片心宁?

望着鹿晗哥离开之后再次被紧闭的房门发愣,直到视线被一片白色遮挡,自己才猛然回神。

调回视线继而抬头,世勋的样子出现在我眼睛里。

又一时顿住思维,有千言万语要说、却最终被滑进嘴里的泪水冲回肚子里。

"梨恩呐~" 他轻轻的出声唤了我名字,然后屈身在我一步远的地方蹲下,迎上我直视他的眼睛。

我想回应他叫他名字、想给他一个嗯字回答他、更想上前扑进他的怀里,可是、四肢像是瘫痪了一般动不了。

"我不该冲你发火,对、、、对不起!"他面色不自然的望着我,支支吾吾的语气任谁听了也知道他在害怕。

我依旧没出声,起身准备离开座位、不是不想和他面对面,而是、我担心这会儿再和他相处、会更加让事情严重、、、我不能保证,这个练习室的外面、没有人在偷看!

"梨恩呐~" 越过他身边、垂在身旁的手被他拉住,身体也顺势被拉进他怀里。

想用力推开他,却发现自己早已浑身无力!

"对不起、对不起梨恩,真的对不起,我不是不相信你才说了那样的话,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我吴世勋有多在乎你、、、可是我那时候太气了,所以、、、"

"我没有生你的气,我知道、我懂你。" 从他怀里抬起头,我望着他好看的下巴、这会儿心却平静如水。

看来,遇到的事情多了、自然也会了控制情绪!

"真的?你没生气?" 他不相信的睁大眼睛,眸子闪动着水光。

"嗯、我理解你,是我不好,害怕你误会会离开我,所以才隐瞒你、是我不好!" 再次将自己埋进他的怀里,语气轻柔。

"你不生气就好、不生气就好、、、" 他将我搂得更紧,双臂那么用力、却依旧让我清晰感觉到他在颤抖。

世勋呐~和我在一起、真的会很累吧!(未完待续)

上一篇:第一百六十一章:纸终究包不住火 下一篇:第一百六十三章:我命由人不由己
《那一眼便是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