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变故(下)

当然,门口无论吵闹得如何厉害,也没有办法影响到手术室门口、焦急等待的一众人。 所有人像是默契好了般、又像是一时之间不会说话了般,谁都没有先开口打破这紧张而忧伤的气氛

《那一眼便是一辈子》 返回书架

当然,门口无论吵闹得如何厉害,也没有办法影响到手术室门口、焦急等待的一众人。

所有人像是默契好了般、又像是一时之间不会说话了般,谁都没有先开口打破这紧张而忧伤的气氛。

他们担心、他们心疼,他们更愤怒、可是却又为自己的无能为力感到委屈!

也许,他们都不是现在的他们,一切、就会不一样了。

"我好怀恋17岁之前的日子,无忧无虑的陪在家人身边、和妮妮一起上学、一切回家,一起生活、、、可是现在一切都变了,一切都回不去了!" 耷拉着脑袋斜靠在医院两旁的座椅上,张艺兴此刻心都疼到了麻木。脑海里全是梨恩被鲜血染红衬衫的样子,他恨自己、恨到想抽自己耳光!

"艺兴~" 不知道如何安慰这样脆弱的张艺兴,SUHO只得拍了拍他的肩膀、继而将他无力的身子揽进自己的怀里。

"如果我不是艺人、不用顾忌到这么多,这一刻我一定会带梨恩离开、一定会抛开一切带她走、、、可是,我还是LAY,还是个牵扯着一众人命运的艺人,这些我都知道。但我好恨、我好心痛你知道么?你知道么SUHO哥,我真的好心疼妮妮!"

"我知道、我都知道、、、" 心疼的揽紧张艺兴,SUHO这刻的心情、说不清的酸楚。

他一直以为、他做的一切都足够保护所有人了,可是在大风大浪面前、他除了跟着一起脆弱,其他的什么都不能做、也做不到。

*******************

"世勋啊~你先别急,小恩一定会没事儿的。她那么爱我们大家,是不会丢下我们的。" 看着颓然瘫坐在手术室门前的世勋,chen的安慰连他自己都觉得苍白。

"哥、她好狠心,她好狠心、、、"

"世勋啊~你别这样,你要等着小恩醒过来第一个看到的是你、你不可以再出事儿的!" 一把拉住拼命用头撞着墙面的世勋,chen的心里五味陈杂。

他心疼、心疼这个从出道至今变化了太多太多的弟弟,更加心疼那个、什么事儿都自己扛的妹妹、一个笑容便会赶走他所有阴霾的明朗女孩儿!

"哥、等梨恩醒过来,我就告诉她、我退出娱乐圈寸步不离的陪在她身边、你说好不好?" 眼神空洞的盯着某一处,世勋的语气里有说不清的情绪。

"这、、、"

"你以为小恩做的这一切,只是为了你退出娱乐圈陪在她身边吗?吴世勋你怎么这么傻!小恩想要的,只不过是你的安生!" chen的话未出口,就被一边冲上来的D.O打断。

"如果连自己的爱人都不能保护好,你还凭什么说你爱她!" 揪紧世勋的领口,D.O是第一次这样在大伙面前发火。一直以来,他都是最宠溺队员、宠溺弟弟们的小哥哥。

可是这次,他被梨恩吓得失去了理智!他真的怕,那个明朗如夕阳的妹妹,会离开他!!

"是、都是我没用、我没用!是我该死的、我该死!!" 被D.O的话刺激心理,世勋猛地撑起身子、手臂用力的打向面前的墙壁,鲜血突突的从手背冒出来、、、就像之前梨恩的手腕一般、莫名的突兀。

其他人慌了神,连忙上前拉住奔溃的世勋、、、他发了疯一样的惩罚自己,像是这样伤害了自己、才能让心里好受一些!

一切、都是混乱掉的!!

*********************

我好像又一次来到了前几次来过的那个地方,四周依旧是白茫茫的一片、看不见任何事物。

这是天堂么?

因为我自杀了,所以现在是死后看到的景象?

呵~我还有资格来天堂么?我是魔鬼、不应该去地狱的吗?

呵~真可笑!真可笑!!

"梨恩~梨恩~" 彼起彼伏的呼喊声传进耳朵,我突地想起自己还有好多事儿没有做。

我还没有解释那些绯闻、还没有让我的世勋脱离困境、还没有保护好其他人,我怎么可以就死掉!

不可以的!我要活着、我要保护他们。

"梨恩呐~梨恩呐~"

是世勋!是世勋在叫我!!

不行!我不能再连累他了,他经受不了这些绯闻、他会一无所有的!他那么努力的为了梦想在坚持、我不可以让他失去一切。

对!我离开是对的、我死掉了对所有人都是好的!!

"梨恩呐~你怎么可以那么狠心,你怎么能让我一个人活下来,不是说好了要把我一辈子圈在身边吗?你怎么可以忘了约定,你以为我会一个人好好活着吗?没有你、没有你我要怎么活!"

那是世勋吗?是我的世勋吗?他怎么可以那么脆弱?

这不是我要的啊~我要他好好的活着,忘了张梨恩、好好的活下去!

"世勋呐~世勋呐你别这样~世勋呐~" 拔腿向着声音的方向跑,可是、却发现怎么也跑不到尽头。

"梨恩呐~你等我、等我来找你!、、、" 想跑到他身边、可他的声音却越来越远。

"世勋呐~世勋呐~你在哪儿?你在哪儿?我在这儿、我一直在这儿!世勋呐~" 四周的迷茫压得我喘不过气来,心头的害怕也如洪水般击向我。

我怕~我真的怕~怕真的就这样失去世勋了!

**************

Summer自杀事件已经传得沸沸扬扬了!

短短两天的时间,各大娱乐媒体、时事周刊、就连韩国各大电台和新闻部,都报道了这次事件。

而这一系列牵扯出来的大小事件,足矣让整个韩娱、甚至全球娱乐圈,掀起狂澜!

【EXO成员吴世勋,在summer自杀当天晚上、于宿舍服用大量安眠药,之后自杀未遂、至今在医院抢救。】

【SHINee成员KEY承认与summer的绯闻是他作假,骗人行为引起各家粉丝极其不满,导致SHINee人气直线下跌、、、公司社长隐约表示、有解散组合的意思。】

拼命要保住的两大组合,最后一个也没护好,李秀满和李承焕二人、似乎是一夜之间白了头发。可想到现在还在医院生死未卜的梨恩、二人又是一阵自责和心疼!

如果不是他们的决定太过自私,如果他们早些成全这对苦命恋人,这一切、又怎么会发生。

可是,世间本就没有后悔药卖、也没有那么多两全其美。有得到,就必须有舍弃。可那个明朗女孩儿,是他们亲手舍弃的!

心、好疼!真的好疼!!

**********************

"爸妈、你们先回酒店休息,这边我来看着。妮妮不会有事儿的~" 医院的加重病房、张艺兴还在努力的撑着。

他不能脆弱、更不能倒下,因为、他的妮妮需要他,家人需要他!

"没事儿~我们再看看,医生说、她会在这7小时内醒过来,我想等她醒过来第一眼看到的就是爸爸妈妈!" 眼神空洞的盯着病床上的梨恩,张妈妈的眼泪、似乎都流干了。

她何尝不是一直在撑着,她又何尝不心疼、久未见面的女儿,竟会是以这种方式重逢、、、这要她如何接受!

"妈~对不起、是我不好、是我没有保护好妹妹、你们打我骂我都行,不要憋着自己好不好?" 心疼爸妈的理解,张艺兴哽咽了。

"傻孩子,我们怎么会怪你!选择这一行的是小恩自己,如今变成这样,也算是她给自己的惩罚!" 相对于张妈妈的感性,张爸爸要理性很多。

是啊~人总是要为自己的任性、付出代价的!

那么不顾一切的去相爱,现在、总要为爱情买单!!

"或许、这就是每个人的命!" 无赖的叹了口气,张妈妈此刻除了痛心、就只剩满满的无可奈何。

"艺兴啊~你也多去看看那孩子,小恩她、实在有负于人家!" 想起那个为了自己女儿不顾一切的傻孩子,张爸爸心里、又加了一层痛。

"爸,我知道的。您和妈先回酒店吧,这边我会处理好!" 担心二老的身体受不了,张艺兴坚持让二老先回去休息。

"呼~也好,我们先回酒店,有什么事儿马上通知我们。" 知道儿子是担心自己,二老也不再多言。

病房在爸妈离开后,又回到之前沉闷且压抑的氛围,亦或是说、这安静的空间,让张艺兴无尽的悲凉涌上心头!

短短两天的时间,他整个人就瘦了一大圈。

妹妹出事,又要强装着坚强不让爸妈更伤心。世勋又接着出事,公司的合约压力、无法割舍的兄弟情、还有那么多暖心的粉丝...一切一切,都压得他快喘不过气。

如果可以,他真想睡一觉、睡一个永不醒来的觉!

可是正因为没那么多如果,他必须更强大的活着、来解决所有事儿。

"妮妮啊~哥也好累,可是哥不能倒下啊!哥要等你醒过来,为你解决所有事,然后你还是哥哥的小公主,哥会一辈子疼着你宠着你!你快醒过来好不好?医生说7小时以内你就会醒过来、可是他说你求生意识不强...傻丫头,你个坏丫头!你怎么可以那么狠心丢下我和爸妈,怎么可以..." 这几日来紧绷的情绪,在这一刻全然崩塌,张艺兴泣不成声!

他不想脆弱的,可是、身体里已经没有力量再支撑他的坚强!!

他以为自己经历了那么多风浪已经变得足够强大,可是、却奈何自己,依旧渺小!

************

"爸、妈,您们先回家吧,我已经没事了。" 同样是白色病房内,世勋的状况不比梨恩好。

看着面前面容憔悴的爸妈,他的心里是愧疚、更是难受!

愧疚自己不孝,难受他的梨恩那般狠心!

"是啊爸,您和妈先回去、小勋这边有我在呢,家里的店也需要人守着,估计经纪公司那边也会找到爸,所以近段时间、要辛苦您和妈了。" 附和世勋的话,吴相宇作为哥哥确实要比世勋想到的全面许多。

或许、他是在生弟弟的气,气他为了爱情不顾一切、气他那么不懂事让家人担忧,可是、他却更加心疼弟弟,为了爱情脆弱成这般的弟弟!

在离开医院之前,吴妈妈和吴爸爸去同一楼层梨恩的病房看望了梨恩。

想起生日聚会上初次见面、那个美如明月的女孩儿,再看看现在躺在病床上、瘦弱的不成样子的女孩儿,吴妈妈心里、很疼。就像对世勋的心疼那样,她是真的从第一次见面就很喜欢梨恩、很想与她成为家人!

但生活总是爱出其不意,原本两个相爱的人、经历了那么多也不曾放弃彼此的两个人...却在现实面前,低了头。

*************

感情这事儿说起来其实很简单,就是离不开、喜欢你、在一起。

梨恩和世勋的爱情,从开始的那一刻就是注定不被祝福的。身份、现实、牵扯,他们的爱情、牵连的东西实在太多。

而他们本身所承担的,根本无法承受一点点的差错。

梨恩生性要强,所有不开心难过都自己咽回肚子里,给别人看到的、只是坚强开朗的自己。所以、这一步走错,她的坚强再也承受不住打击。

而自杀,是她觉得最能解脱、也是最能解决一切的方法!(未完待续)

上一篇:第一百六十五章:变故(上) 下一篇:第一百六十七章:疯人愿
《那一眼便是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