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疯人愿

当我从一片黑暗中逃亡出来、意识清醒,看看时间、已经是我昏迷一个星期之后的事儿了。 睁开眼进入视线的,就是满脸疲惫憔悴不堪的哥! 似乎在一刻间灵魂归体,洪水般的记忆击

《那一眼便是一辈子》 返回书架

当我从一片黑暗中逃亡出来、意识清醒,看看时间、已经是我昏迷一个星期之后的事儿了。

睁开眼进入视线的,就是满脸疲惫憔悴不堪的哥!

似乎在一刻间灵魂归体,洪水般的记忆击向脑袋,我想起来、意识昏沉时,一直有个细微的声音在唤着我'妮妮';、一声一声像是在与我耳语一般,可是、却听得那么清晰。

我讨厌那样不顾后果的自己、讨厌那样懦弱无用的自己、讨厌、、、真的讨厌,怎么可以、、、丢下这个人,这个从小就说过视我为宝贝的哥哥!

见我醒来,他慌里慌张的从椅子上弹起来,又是倒水又是削水果的、嘴里还不停的呢喃着'终于醒了、终于好了。';之类的话,配上乱了套的动作,就像个小孩儿、像个得到礼物高兴得手舞足蹈的小孩儿!

鼻子发酸,眼泪啪嗒啪嗒的就掉下来了。想出声叫他别忙活了,可喉咙像是被人捏住了似的,干涸的像是久未逢雨露的土地、发不出一丝声音。

涌出来的眼泪让他吓慌了神,急切的凑过来问我是不是哪里痛、双手紧紧的圈着我,眼泪却从他如星辰般的眸子里掉落,直直的流进我的心上、打的我心口发紧、、、倾过身扑进他的怀里,放声大哭起来,似乎、这些眼泪真的憋屈了太久太久!

******************************

医生复查完之后就离开了,并将我调入了普通病房,本想通知爸妈说我已经醒过来不让二老担心,可又听哥说起在我昏迷这段时间、爸妈基本上没怎么睡觉休息,所以也就没有及时的打电话给他们,想着等他们休息好再通知他们来看我也好。

"哥,这段时间、辛苦你了!" 白色格调的病房里,只有电视机的声音未免显得太过冷清,哥一直坐在床边、也不说话,只是一直盯着电视画面。

我知道,也知道他什么都看不进去、他其实有好多话要跟我说,甚至是、好多要骂醒我的话要说!

"说什么胡话呢!只要是你的事儿,我永远都不会觉得辛苦!真的!!" 伸手温柔的摸摸我头顶,哥的眼神和语气是一如的溺爱。

"是我不好,总是只会做让你担心的事儿。" 强忍住又要破眶的眼泪,因为哽咽、喉咙里传来丝丝的刺疼感。

"我是在气你,气你不珍惜自己、气你狠心丢下我们所有人。张梨恩你知不知道,这一个星期、我从没觉得七天的时间对于我来说会那么的漫长,期间我想了无数种如果,如果你醒过来之后依旧无法释怀该怎么办?再次选择伤害自己我该怎么办?如果你就这样醒不过来了我又该怎么办?、、、我怕,我怕你真的就离开我了你知道吗?可是、可是我又会思想抛锚想到,醒不过来那样的结果、或许,对你才是解脱!"

哥的一番话,早已让我们俩人泣不成声!

他说的对,醒不过来对我是最好的解脱,可是其他人呢?爱我的妈妈爸爸、爱我的哥哥、爱我的他们呢?

"哥~对不起!对不起~~" 眼泪不停的流进嘴里,咸涩到发苦。

将我揽进怀里,哥无声的拥着我,脑袋抵在我颈窝处。

他没再说任何话,只是一直有温热涌进我的领口划过颈窝,冰冰凉凉的感觉让我不尽的伤感,我知道、他在哭!

医生再次过来给我手腕处的伤口换药时,哥打电话通知了爸妈。隔着电话、我就听到电话那端爸妈兴奋的声音、隐约还听到我爸大叫了一声'疼';,我想、肯定是我妈觉得不相信掐了爸一把。

说起来,我也喜欢掐别人来证明是否是现实呢?

呵~我多想狠狠掐自己却感觉不疼,然后这一切只是一场梦,我在梦里认识EXO、在梦里爱上世勋、在梦里和他们牵扯、、、

可是,我逃避不了、这就是我不得不承认的现实!

爸妈不一会儿就赶过来了,妈一进门就扑来床边,将我一把拉在怀里紧紧的抱着,速度快得跟阵龙卷风似得。我本想和以往一样和她斗斗嘴,可是一抬头便看见她眼睛里滚落出来的泪珠。

我想忍住、可是忍不住,眼泪跟着就断了线!

我妈说:"孩子,妈不在身边,让你受委屈了。"

我忽的就想起来了,在爸妈面前,我从没有这样脆弱过,真正像个孩子、躲在爸爸妈妈的襁褓里!

还是一片白色的病房,只有抽泣声,可是、却不觉得突兀。

爸仍是那样,站在那里什么都不说,只是眼睛直直的看着我,宠溺、疼惜、无奈、、、太多了,其实、我爸给我的爱真的太多了!

我记得小的时候,爸带着我和哥一起玩儿,那时候他就对哥说,'梨恩宝贝是我们家的公主,所以、哥哥不可以欺负梨恩,要好好的保护梨恩,让梨恩一辈子都是张家的小公主!';

那时候爸看我的眼神,就和现在一样,宠溺、疼惜、还有一丝骄傲!

我以为随着自己慢慢长大,那个梨恩公主早就不见了、早就成熟起来不需要家人的保护了。可是、大风浪面前,我还是那个被保护在最后、被所有人放在心尖儿上的公主、他们眼里永远长不大的梨恩公主!!

***************************

我醒过来的消息,在夜幕降临之前就飞快的传开了。医院门口堵集了大量的记者和粉丝,都前拥后挤的想要进来看看情况、、、可是、哪些人是真心?哪些人是居心?这个我早已看透的。

爸妈在我软硬兼施之下回酒店休息了,PETER和木子也在得知了消息之后第一时间赶来医院,木子还是那样脆弱、见面就抱着我一个劲儿的流眼泪,可是、却不再是之前那个咋咋呼呼的小丫头了,我想、我们都在不经意中成长了许多!

满叔和承焕哥一起来医院倒是我没有想到的,我以为、S.M公司这段时间、或者是以后永远,都要与我张梨恩这个人划清界限的!

毕竟,我一个人、就差点儿毁掉了公司的两大主力组合!!

"梨恩啊~、、、" 这个我以'琳熙';身份叫过爸爸的人,才多久未见呢?竟会憔悴成这样子。

"呵呵~满叔~" 我知道他有话说,有很多话说、可是,却无从说起。

"对不起!满叔对不起你!!"他声音哽咽,我想起他这是在我面前第二次这样无助。

眼泪又不听使唤的流出来,我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泪水滑过鼻梁流进嘴里的感觉,咸涩的泪水会提醒我、提醒我还活着、我还在不停的给人制造麻烦!

"是满叔太自私了,我只想着顾全大局、却忽略了你的感受,对不起、梨恩,你骂我也好、恨我也好,只是以后、再也不要这样伤害自己了,知道吗?听到你自杀的消息,我真的好自责,也好怕、我怕你像琳熙一样,会因为我的保护不周、而离开我!" 在我面前不止一次无助脆弱的满叔,这一次、却留下了眼泪。

我记起来有一次和承焕哥聊天,我跟他开玩笑说满叔像那种油盐不进的男人,可他却一本正经的回我说,是秀满这个人太要强,不愿意在人前脆弱、、、

我又想起之前在一本网络小说里看到过这样一句话,他说:'那些把自己包裹成茧的人,一旦在人前破开那层茧、那么他必定是伤得遍体鳞伤过。';

*************************

三个经纪人又商定了一会儿后就一起离开了,木子本想留下来照顾我,可PETER说还得回公司准备记者会的事儿,所以、也就跟着离开了。

"我们决定,公开你和世勋的关系,会尽量的把伤害降到最低、可是,KEY那边、怎么说都得给粉丝一个答案。毕竟、KEY为了你,放弃了太多。"

回想起满叔他们离开时和我说的话以及双方公司再次商定后的决定,我的脑子一片混乱。

公开关系?真的是我想要的吗?真的是最好的解决方法吗?

我不知道!

我只是知道、也只有唯一一个希望,那就是不要伤害。不要伤害到世勋、不要伤害EXO、不要伤害金基范、不要伤害SHINee、不要伤害到我想要保护的任何一个!(未完待续)

上一篇:第一百六十六章:变故(下) 下一篇:第一百六十八章:只是你不在
《那一眼便是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