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只是你不在

快凌晨的时候,我哥才被我'逼着';离开医院回家休息,爸妈也被我再次软硬兼施的给唠叨回去了酒店、、、这段时间所有人都伤了神、我不可以再让他们为我劳累! 哥说什么也不回去要

《那一眼便是一辈子》 返回书架

快凌晨的时候,我哥才被我'逼着';离开医院回家休息,爸妈也被我再次软硬兼施的给唠叨回去了酒店、、、这段时间所有人都伤了神、我不可以再让他们为我劳累!

哥说什么也不回去要留在医院照顾我,知道他是担心我刚刚醒过来还是会难受,可还是坚决的让他回去休息。 虽然这段时间EXO在准备回归、没有太多通告需要上镜,可是、他毕竟是艺人,很多方面不是他坚持、就可以不去顾虑外界因素的。

我知道因为这次绯闻和自杀事件,summer这个人已经成为万人唾弃了,自己是可以不在乎、可以一笑而过,可是、同样的伤害和流言,我坚决不会让它发生在EXO任何人身上!

病房在进入凌晨之后更加寂静了,我突地想起自己来到韩国之后,似乎和医院结了缘一样,不停的出意外、不停的进医院。

安静的氛围总是不好的。

它总会是引起人的深思,让人无限的伤感涌上心头!

我想起我哥他们、想起那个因爱生恨的金基范、可到这一刻我却恨不起来的金基范,想到他的爱、想到他的恨,那么分明,那么可怕、、、然后、

便想起了世勋!

也不知道他这段时间好不好?醒过来这么久,也没听到哥说起任何关于世勋关于其他人的消息。

不知道怎么了?总觉得心里隐隐的不安、恐慌!

翻出手机,想着去网站上浏览一下他们近期的情况。不能去看他,想一想、总是没人阻扰的吧!

【EXO成员吴世勋,在summer自杀当天晚上、于宿舍服用大量安眠药,之后自杀未遂、至今在医院抢救。是真爱还是作秀?这对'苦命鸳鸯';最终能否守得云开见月明?】

手机'啪';的应声摔在地板上,我却愣在那里失了呼吸。

自杀?他自杀?

不!不可能!他怎么可以这么傻?!!

猛地掀开被子翻身下床,却因动作太大扯到正在输液的右手、丝丝刺痛从手背传到心上,一股鲜红从血管倒回来、、、心一急,索性伸手扯掉针头、血突突的就冒了出来。可奇怪、自己却丝毫疼痛也感觉不到!

抓起地上的手机,播出那个烂熟于心的号码。

这会儿,却害怕电话那头会没人接听。

世勋呐~你不能有事儿、千万不能出事儿!

"梨恩呐~" 电话响了两声之后,那头就有人接听。

熟悉的叫法、熟悉的音色,却将我直直愣住,连呼吸都忘了!

他没事儿!真好,他没事儿!!

"梨恩呐~是你吗?" 电话那端再次传来他的声音,我却仍未灵魂附体。

我想出声回应他,唤他世勋呐~可是、自己却突地不会说话了,就这短短的八天时间、我竟失了说话的能力。

亦或是,现在和我通话的,是吴世勋、是我的命啊!

"梨恩呐~你怎么了?怎么不说话?是不是哪里难受?你在医院对不对?不要怕,我马上过来、你不要怕、、、"

"我想你了!" 拼命的发出声音,本想叫他名字、可嘴巴却将话调了包。

"我也是~我也是~每时每刻都在想你,可是、他们不让我去看你,他们绑着我、他们好可恶、、、"

"对不起!对不起世勋,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是我狠心丢下你,你不应该那样伤害自己的!" 听到电话那端低声抽泣的他,我心被针扎了般疼。

"梨恩呐~你不要跟我道歉,为了你做任何事儿、我都永不后悔!只是,我想见到你,想陪着你、让你醒过来的时候看到的第一个人是我、、、"

"我知道、我都知道~" 他的身份是什么、我比谁都清楚。

可是这次不顾后果的自己,口口声声说要保护他守护他们的自己,却成了直接毁掉他们的坏人!

"承焕哥说公司会公开我们的关系,那样我们就可以天天见面了、就可以不用在藏着掖着的对你好,梨恩呐~经历了这么多,终于等到这一天了。你再也不要想那么多了好不好?剩下的都让我一个人来承担来解决好不好?我只要看到你好好的,每天都开开心心的、那样就够了,你知道吗?" 讲起公开的事情,他显然释怀了许多。

只是,越是好的愿景、好的开始,我害怕最后来的都是毁灭!

"世勋呐~你知道吗?听到满叔说公开的消息我比谁都开心、都紧张,可是、却也比谁都理智,如果我们两个的爱情、是用整个EXO或是其他人的命运来做赌注,我不能要、也要不安心!" 轻声细语的回应他,或许这会儿、自己才是真正心如止水的。

"我都懂!可是,事情已经发展成现在的样子,我们只能尽可能的将伤害和后果降到最低、只能拼尽全力来弥补,其他的、我和你什么都做不了、也做不到。梨恩你知道吗?就算现在不公开、接下来要发生的事儿,我们EXO都避不了要经受一场考验!" 电话那端的世勋似乎也调节好心情,说的话一语双关。

"世勋呐~是发生什么事儿了么?你怎么话中有话?"

"你不要担心其他的,现在要做的、就是和我一起,配合公司的安排,然后好好的和我在一起、让我爱着你!"

"嗯,可是、、、如果有什么事儿,你必须第一个告诉我,让我和你一起分担。" 知道他肯定有事儿没跟我说,但为了不让他担心我会担忧,所以也就不问。

该知道的事儿瞒不住,总会知道的!

"我知道的。你身体好些了么?经纪人说,在召开记者之前、我都没时间去医院看你,说是要准备好公开之后的所有事宜,步步关联都要准备好、不能出了错、、、所以,梨恩呐~对不起、、、"

"傻子!要说抱歉也是我该对你说。对不起、这段时间,辛苦了你!" 打断他的话,心又开始心疼起来,单纯的只是心疼吴世勋这个傻子。

"你只要记得,我所做的一切、只是因为我爱你!"

鼻子又微微发酸起来,心里却暖暖的甜蜜如糖。

张梨恩这辈子,吴世勋便是一切!

**************

第二天一早,我哥就和满叔承焕哥一起来医院了,紧接着后面赶来的是PETER、还有自从进公司见过面就再未见过的丽萨姐!

没想到她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还是这样的特殊时间、特殊场合。

后来听PETER说丽萨姐是接下来负责我行程的助理经纪人,也就是说、接下来的记者会还有之后的一切事宜,她都会负半责!

交代了一些事情之后,满叔和承焕哥就回公司了,哥因为不放心我坚持着留下了,PETER因为还要忙记者会和公司的事儿就回公司了,走之前又跟我啰嗦了一通、要是之前我肯定是左耳进右耳出了,可现在毕竟物是人非了,有些话总得听听并且好好放在心上。

丽萨姐因为还要跟我交代接下来的行程事宜也没有离开、和哥大致闲聊了一会儿,就和我说起正事儿。

"summer,接下来这段时间,公司没有给你安排任何通告,(我结)的录制、主办方已经公布下车了,日本的活动推迟到明年年初,所以在记者会之后,你只需要忙着和世勋在一起便好,或者是说,记者会之后、你的精力也只能用来对付外界流言和粉丝了。" 丽萨姐在我眼里一直是干练且好相处的人,至少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觉得她肯定比PETER好相处。事实也确实如此!

"嗯,我会配合好。只是、、、丽萨姐,你跟我说实话,这样公开关系、对其他人的伤害会有多大?" 我心里自知这样公开的毁灭性会有多大,不仅仅是各家粉丝之间的相互攻击,严重的还会牵扯到其他艺人。

流言便是这样见缝插针的,我身边有个木子,那种当知道自己的偶像恋爱了的心情,不用她解释给我听,我也知道、会有多愤怒,有多痛心!

"你也知道这其中的利弊,我也没必要跟你隐瞒。公开之后,基本上就只能坐观其变了,无论是粉丝、还是媒体,官方不会再做任何的解释和调整,一切都靠你们自己了。或许,这才是真正考验你和SEHUN、粉丝之间关系的时候。哪一方坚持到最后,说实话,都会受伤。EXO耗不起,你更加耗不起。因为耗下去,无论最后结果如何,你都将一无所有!"

"呵呵~那其他人呢?" 我知道的,是自己不计后果的行为,只有自己来付出一切来补救。

"多多少少会影响人气和行程,但是、时间是最好的弥补良剂!" 伸手扶住我的肩膀,丽萨姐的眼里有明显的心疼。

会可怜我么?我有什么值得可怜心疼的呢?一切不都是我造成的么?所以一切都应该由我来结束才对!

"丽萨姐,没有其他的方法补救了吗?不能降低对妮妮的伤害了吗?" 从外面进来的哥,急切的一边走过来。

我故意支开他去拿开水,没想到还是被他听到了!

"对不起,我也没办法,只能尽量的降低伤害。看Summer这样,我也很难受说真的、、、从第一次带summer进公司那天,我就对她映像很好,只是因为工作的原因我没办法跟她太亲密、、、其实,我想对她好、保护她的!" 握紧我的肩膀,丽萨姐是第一次给我脆弱的感觉。

也或许是我与她真的不熟悉,她给我的感觉、是那种不会在人前脆弱的女汉子!

"那妮妮、、、"

"哥!我没事儿~当初就是为了保护EXO才会进入娱乐圈,现在又为了大家离开,我觉得很好啊~就当做一切都没有发生过,回到张梨恩,就把这两年的时间、从记忆里抹掉!" 打断还想说话的哥,我伸手拉住他的手、一丝冰凉从他的手心传向我。

冷、一直冷到我心上,冷到发疼!

"妮妮!对不起~对不起~是我的错、一开始就是我的错、、、" 他突地倾身上前抱紧我,情绪失控了一般大声哭出来。

我只能紧紧的伸出双手回拥着他,扯到输液管刺得手背生疼、、、我努力忍住没哭出声,可眼泪却流进嘴里,堵住了我想出声的喉咙。

痛!身体痛,可心、更痛!

**********************

我现在其实什么都没强求了,就像世勋说的,现在的状况,已经不是我或者任何人能解决的,一切只能顺其自然。

就算最后一无所有,或者导致EXO陷入困境,这些都是我的力量所抗衡不了也改变不了的结果。

我放弃了,就像当初放弃自己选择自杀一样,我知道以自己的能力根本解决不了这些困难、、、可我还是想去争取,以为自己死了,外界就会遗忘这一切、甚至遗忘了summer这个人、、、可是我错了、

人心永远是我不能左右、不能猜测的,一步错、接下来的所有,都是错的!

就算公开我与世勋的关系,最后也只是会将我与他扯得越遥远。

因为,我深知、这段爱情,从开始的那一刻就不被祝福!!!!!(未完待续)

上一篇:第一百六十七章:疯人愿 下一篇:第一百六十九章:公开关系
《那一眼便是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