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那封告白信

我近期的行程主要放在电影的准备工作上,所以每天的时间倒也松闲。上午去公司和丽萨姐对接工作、下午是两节演技课,至于MAMA典礼的主持人事宜,因为时间宽裕、也就并不紧凑可以

《那一眼便是一辈子》 返回书架

我近期的行程主要放在电影的准备工作上,所以每天的时间倒也松闲。上午去公司和丽萨姐对接工作、下午是两节演技课,至于MAMA典礼的主持人事宜,因为时间宽裕、也就并不紧凑可以推后准备,总的来说,我总能把自己安排成闲人一个。

晚上有个深夜电台邀请我去,所以这会儿、我便因为懒虫袭身请了假在家偷闲,事实上今晚的节目需要准备的也不多。

我出道时的那首非主打抒情歌曲近几日又上了热搜榜、晚间电台的点播率也较频繁,所以便请了自己去做一段类似'微访谈';的交流环节,然后演唱那首歌就可以了。想着节目开始之前有时间准备,这下才敢偷懒在家里调整身体状态。

太阳穴隐隐作痛、这感冒也是说来就来,担心晚上的live发挥不好,也就不敢吃药怕伤了嗓子。

躺在床上又睡不着,只好煮了些粥吃过之后,打算将卧室整理一下。自从搬进来这里住,就没再好好收拾打扫过,久而久之自己看起来都觉得乱糟糟的特别邋遢。

我真不知道自己这么一洁癖严重的家伙,是怎么做到把睡觉的地方弄到这种程度的。也难怪上次世勋过来,非要进屋帮我整理、还说出'我会需要他';那种话了。

现在想想,他也是嫌弃我!

一边自我吐槽一边将床底的木箱拖出来,里面装了一些我之前拍的作品和摄像机。有段时间怕自己看了伤感、所以便刻意收起来眼不见心不烦。

悲伤涌起来、暗自调整下情绪,打开箱子却被放在所有物品之上的粉色信封吸引了视线。

猛的想起来,这封信、是伯贤的!

确切来说,是在我刚来韩国没多久遇到伯贤的一个粉丝拜托我转交给他的。

可我却迟迟没有拿出来,开始的时候因为担心给自己惹麻烦所以没给、而现在同样因为担心惹来误会所以不能给…

但是,这原本便是他的东西。

是粉丝的心意,是粉丝要传达给他的支持和爱意。一直以来他都当自己是组合的空降兵、以为自己饱受争议没有人喜欢,一直心里委屈着。所以我更不该这样藏着的,尽管这一封简单的信并不能代表什么…但至少,伯贤会知道有粉丝在默默支持他、陪伴他。

对、对的!我应该把信交给他,当作一份安慰交给他。

"嘟…嘟…" 想到这里,一时心中急切便拨通了伯贤的电话。

"喂~" 可接通后,我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喂、梨恩啊~是你么?" 见我不说话,那端的人终是急了。

"嗯是我。你这会儿不忙吧?" 无话可说,只觉得一阵尴尬荡在心里。

"不忙,大家…都闲着呢。" 他顺着回答我,可话里的意思却答非所问。

"我不是找世勋,是找你有点事儿。" 不知道从何时起,和他之间的对话都变得这么不自然了,本来、我们并没什么。

"喔…你说。" 他显然感到讶异,因为我的确不曾单独给他电话、更不曾有事情找过他。

"晚上我会出演泰妍前辈的电台节目,有个东西我会拜托她转交给你。这段时间我也不方便与你们单独见面,你和前辈同公司,遇到的机会自然比较多。" 想尽快将信交给他,也幸好自己今晚要出演的电台是他同公司的前辈来主持。

喔对了、大家别误会,我也不是随随便便想就到让泰妍前辈帮忙的。之前木子翻看EXO的综艺,我是无意听伯贤说起自己的偶像是前辈组合的主唱泰妍,所以…

不然,我也不会自作主张的让二人见面。麻烦前辈倒不打紧,若是因为这么一件小事儿而让俩人有了误会、那我就是有一辈子的眼泪都不够掉的!

"喔、很重要的东西吗?我晚点儿去电台门口等你,拿给我就好了。"

"对你来说很重要的东西,是在我出道之前、遇到你的一位粉丝叫我转交给你的,可我事情多一来二去就忘了,今天整理房间才发现自己收起来了。太晚你就不要出来,最近记者盯你们紧得很、还是去公司和前辈碰了面再拿吧。" 担心他误会这信的来源,以免被牵扯所以自己又做了清楚的解释。

正因为不想他误会我的心意,就像当初转送粉丝给世勋的戒指那样、没有说明白而产生了误会,导致后面这一切一切。

我怕牵扯伯贤太多、就再也难回最初!

"好吧听你的就是了。你最近...算了没事儿,你忙自己的去吧,挂了。" 细腻如伯贤,他是明白我心里在担忧什么的,所以尽管他欲言又止最终还是说了让我安心的话。

"嗯,再见~" 还有,谢谢你白白!

可是、我除了在心里对他说抱歉说谢谢,嘴上、却依旧什么都不能说。

这些话真要是说出了口,我与他、可能朋友关系也没办法再继续下去。

**********

因为有事情要拜托泰妍前辈,所以自己给丽萨姐打过招呼请示之后、便在木子的陪同下提前一个小时到了节目现场。

这里是韩国除了SBS之外的另一大电视台MCD,而前辈的节目也是放送局较受年轻人欢迎的深夜电台之一。

和相关工作人员以及节目作家见过面,随后便在木子强大的'外交能力';下找到了泰妍前辈的休息室。

"打扰了前辈~" 敲门进去,先礼貌的行了韩国艺人之间不可或缺的后辈礼。

尽管之前听他人说泰妍前辈性格温和好相处,可这会儿见了面还是有些不自在。没怎么熟识且先不说,更何况之前的见面、都是在打榜现场或是颁奖典礼上,她们组合是前辈、我是后辈自然和她们没什么交集,甚至还觉得她们与自己有差异。

"喔是summer啊,快来坐。" 相比我的顾虑,前辈却像是与我老友般见面。

让我一时倍感亲切~

"好啊、你来很久了吧…" 心里一高兴嘴上就忘记章法说了平语,对方脸上一闪而过的不悦让我蓦地僵住笑容。

那亲切感,也是作为艺人必要的伪装吗?

"呵呵呵~是啊,我可是一早就过来准备了呢。快过来坐、我跟你谈谈待会儿电台进行时需要注意的问题。" 顿了一刻,她又满脸笑意的接下我的话,还上前几步拉住我的手。

可这会儿再看那一脸温和的微笑,我竟会觉得心里不舒服。

这种笑容、就好像自己每次在记者面前那样,明明不高兴、却又假惺惺的表现出喜欢,只是看似配合罢了!

"好的前辈,得麻烦前辈多教教我了。" 附和她的话,却只字不提拜托她帮忙的事。

或许,我潜意识里是不相信她的!

就算这种伪装是作为艺人必备的技能和自我保护,那我也害怕她会牵扯伤害伯贤。

**************

电台在凌晨一点才完全结束,从MCD大楼出来、丽萨姐交代了几句便先离开了。刚坐上车木子便嚷饿、所以只好'舍命陪君子';与她一同去吃夜宵,司机大哥中途我就让他先回家休息了。与木子俩人边吃边聊接近凌晨两点半才摇摇晃晃的各自回家。本来就感冒没吃药,加上宵夜喝了点儿酒、这喉咙早是疼得跟火烧一样,全身无力连澡也不得洗就躺在床上睡了下去。

整夜辗转难眠睡不安稳,总听见手机铃声响了一遍又一遍,自己想伸手去拿、可奈何连抬起手的力气都使不上…

一直朦朦胧胧睡不踏实,心里却清晰的感觉到惶恐不安、明明记得自己还有重要的事情没有做。

****************

"喂前辈,我在公司宿舍门口。您方便下来一下吗?" 将自己藏在白色的保姆车内,伯贤这才拨通泰妍的电话。

他迫不及待想看到梨恩给他的信件,所以一下班便与成员们分开、借口开走了保姆车,在MCD大门口等了近一个钟头…可看到梨恩从自己车前经过,他也终究没有勇气下车叫住她。

他明白、有些人一旦错过就是永远错过了,不是电影所以没得重新来过的机会!

"好的,等一下。" 对方欣然的应下,尽管这样深夜的见面对二人而言极其不利。

没一会儿,泰妍便根据伯贤的提示找到保姆车的位置。因为已是深夜并没有刻意装扮,就是平常家里的样子。

"这么晚了有事儿吗?" 坐上车,泰妍就替伯贤道明来意。

也的确,常言道、无事不登三宝殿。

"是这样的前辈,梨恩…哦我是说summer i,有拜托您转交什么东西给我吗?" 出于礼貌,伯贤预先试问了一下,同时也是避免对方误会。

"summer?转交东西?没有啊,她有什么东西要给你?你们关系这么好、哪需要我来转交。" 一听伯贤的话,泰妍心感莫名更觉火气。

大半夜的刚回家睡下就被吵醒,感情就为这么点儿事儿!

"…额…不好意思前辈,可能我电话里听错了,打扰您了。不好意思~" 看泰妍的反应并不知道转交信件的事儿,所以连忙为自己突兀的行为道歉。同时、心里又不是滋味,难道梨恩根本没把他的事情放在心上、连几个小时前说过的话也会忘记吗?

内心五味杂陈、匆匆道别了泰妍,伯贤驱车离开。

将车停在梨恩家小区门口,他又拨通了她的电话、可打了不下十遍也没有人接听,最后只好先回去。

到家遇到在客厅里来回踌步的世勋,又想到自己刚刚打了梨恩电话没人接听、心里不免担心起来,可碍于世勋在、也不好表现的过于明显。

"哥我出去一下,明早你帮我带件衣服去公司,谢了。" 切断手机客服的声音,世勋明显因为担心梨恩而没发现伯贤的奇怪。

点头应下世勋的请求,伯贤自是知道对方这会儿定在家待不住了。连他都急切的想去看看她如何,更别说世勋…

他很清楚、这个叫吴世勋的男人,比他卞伯贤在她心里的位置重上百倍!

可就算他清楚又怎样,一听到她的声音、接到她单独找他的电话,他就高兴的忘乎了所以,以至于忘掉自己的身份。

他卞伯贤于她张梨恩而言,是朋友、也或许是亲人、甚至是知己,可永远不会是爱情!

【这章写到金泰妍可能写的过于偏激,但我从来不黑任何艺人、只是剧情需要,希望各家粉丝都理智对待,支持的人我欢迎、讨厌的人请右上角点X!】(未完待续)

上一篇:第一百七十七章:朴俊熙的告白 下一篇:第一百七十九章:Love Me Righ
《那一眼便是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