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Love Me Righ

晕晕乎乎一夜、直到天蒙蒙亮自己才渐渐清醒过来,感觉到累正准备沉下意识睡去,却被耳边均匀的呼吸声吓得睡意全无、猛的撑起身子坐起来。 等到完全醒过来时,只见世勋满脸安逸

《那一眼便是一辈子》 返回书架

晕晕乎乎一夜、直到天蒙蒙亮自己才渐渐清醒过来,感觉到累正准备沉下意识睡去,却被耳边均匀的呼吸声吓得睡意全无、猛的撑起身子坐起来。

等到完全醒过来时,只见世勋满脸安逸的睡在身旁...

吓!!!

我惊得一口水吞不及时呛得喉咙发酸,又怕吵醒他死劲儿憋着不咳出来,好不容易捂住嘴没发出半点儿声响、准备掀了被子下床找个洞钻进去,可不然、下一秒某人的眼睛就睁开了。

见我坐在一旁他倒也不吃惊,抿嘴望着我又不说话、这样子怎么看怎么瘆得慌。

忽又想起自个儿昨晚是喝了些酒的...

什么?喝酒!

回忆到这里、也顾不上那么多就掀开搭在身上的被子(当然动作很小)检查自己的着装是否有不当之处,在发现自己依旧穿了昨天那件无袖底衫之后、情绪才平复下来。

"笨女人,我会吃了你不成。看你那胆小的模样~" 脸颊扑来热气,抬头便掉进世勋温柔且带着溺爱的眸子里。

羞愧难当、同时又心中恼怒,想大声吼他胆肥竟敢调戏我、却又觉得自己矫情只好瞪着眼睛与他对视。

"要是我存心使坏,哪会等到你醉酒不知人事啊傻瓜!" 见我不反驳,对面的人又更加贴近我,咫尺的面庞、皮肤好的令人不禁暗暗称赞。

呀!张梨恩、你好歹有一丢丢出息行伐,这会子是你犯花痴病的时候吗?

"你个家伙、都上哪里学了些油腔滑调回来,也不害臊,看我以后还理不理你。" 伸手将凑过来的身体推开,怎么都觉得自己现下特装1。

"哎哟我的老婆大人,你这就给我罪定大了、我还什么都没做呢,再者说、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有什么话说不得。" 某人就是捏准我没脾气,所以越发胆大妄为。

"懒得和你贫嘴,我惹不起躲得起还不行嘛。" 可尽管恼羞成怒、还是拿他一点儿办法也没有,连气也气不起来,所以只想到溜之大吉。

但各位是清楚的、他吴世勋是出了名的团宠加腹黑,哪会如了我的愿!

我这抬了腿还没能起身、便被身旁的人长手一拢整个人勾进他的怀里,撞在他精壮的胸膛上、本来清醒的自己又一下七荤八素起来。

"吴世勋你…"

"还早呢,我们再睡会儿。" 调整好乱掉的呼吸刚要发火,却被他温声细语的一句话降住、又再次掉进他柔情的眼神中。

整个视线被他占据着,熟悉入骨的五官、萦绕在鼻翼间特别的气息...慢慢凑近的唇瓣,不自觉的闭上眼睛。

一片湿润从唇上传至心头,收手捏紧对方的衣袖、用心回应他的爱也向他传达着我的爱。

世勋吶~有你真的比一切都好!

********EXO宿舍

因为世勋一夜未回来而没睡安稳的Sohu,天还没亮就起来了、无事可做又不能去找对方,因此他只得在厨房准备早餐来打发时间。

并不是他不知道世勋的去处,而是以他的身份找去、怕才会惹来真正的麻烦。

不是他这会儿非要情绪低落,也确实心里微微感觉有些累了…

一直以来自己好像都在奔波在操心在劳累,他以为他一个人苦点儿痛点儿、其他人就会好好的会永远陪在他身边没有分离,可事实证明、他还是保不住最在乎的这些人。

梨恩也好、Kris也罢,他永远觉得自己是愧于二人的!

傻Sohu啊,你总是把所有责任都扛下、所有过错都怪在自己身上,可你呢?谁又以同样的方式来保护你呢?

***********

世勋是何时离开的我不知道,只是当木子来接我的时候、睁开眼他早就不在身旁了,要不是留在床头柜上的三明治和牛奶、我会以为之前看到他仅仅是我做了一个美梦而已。

木子任何事也没过问,待我梳洗完毕就直接拉着我出了门、一直到公司她都没同我说一句闲话,聊的也都是与工作相关的话题。

我想着她定是生了气,也无非是气我与世勋在这种时候还见面…尽管,我与他是公开的情侣关系。

木子自然是担心我为了我好,我知道的!

所以我理解她、也如同她理解我而从始至终的不离不弃那样,是彼此的支柱。

...

到了公司又被丽萨姐带着去见了社长,说是晚上约了导演吃饭,我也需要赴这饭局、当然PETER和木子会陪我一起去。

没多久便让我回练习室,我也不自在与社长多待一刻、所以立马出了他办公室...直到这会儿、坐在自己练习室的地板上,我才觉得心落了地。

得了空闲又没他人在场,终于有机会联系一下伯贤。

之前就看到手机上满屏的未接来电,除了世勋、一大半都是伯贤打给我的。想必,昨晚联系不上我、他怕是一夜没得安稳。

因为我处事不周,所以现下只想着与他道歉。

"嘟…嘟…嘟…" 可铃声一直在响,就是没人接听。

难道在忙?或许,生气我昨晚没理他所以不想接?

不、该是不会。伯贤哪能是如此小气的人,一定是在忙着练习呢。

【白白啊、真的很抱歉,昨晚不是故意不接你电话的。和木子喝了酒所以回家便睡着了,也没听到电话响,你别误会别生气了好么?】

打了几次电话也没有人接听,随后才将修修改改的短信发出去。一来是避免他不知情况误会了我,二来也是担心因为自己的疏漏而倒至他惹上麻烦。

等了一会儿也不见手机有动静,很显然对方真是在忙没看到短信,因此便想着等忙完了手里的事情再给他打电话过去说清楚。

毕竟这件事情自己一开始就牵扯进来了,成现在这样、说什么也得负责到底。

**************同一时刻EXO练习室内

盯着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显示,铃声响完了屏幕又暗下、伯贤终是狠了心没有接听。

的确,他在生气!

虽然他清楚的知道、自己没有一点儿理由和资格生她的气,可他没用、一想到自己不被在乎易被遗忘,他的思维就不受控制失了理智。

他相信她是因为喝酒宿醉而没接电话,但世勋昨晚一夜未归在她那里...他心里的妒火就恨不得烧死自己!

最可悲的是,他连生气吃醋都不敢让对方知道。(未完待续)

上一篇:第一百七十八章:那封告白信 下一篇:第一百八十章:呜咽
《那一眼便是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