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呜咽

自前几日起、我就一直没能联系上伯贤,打电话未接听发短信不回复,许是准备气我一辈子了。 怕哥担心,所以也就没有告诉他、当然也就不曾想过拜托其他成员去替我解释,想着他总

《那一眼便是一辈子》 返回书架

自前几日起、我就一直没能联系上伯贤,打电话未接听发短信不回复,许是准备气我一辈子了。

怕哥担心,所以也就没有告诉他、当然也就不曾想过拜托其他成员去替我解释,想着他总不会真一辈子不理我。

亦凡哥的事一直没得到他明确的回答、电话依旧关机打不进去,给他聊天软件上留了言,可能是太多人找他导致信息太多,他或许连我的看也不曾看到…

...

"亲爱的,出大事了!" 渐远的思绪被从外面进门的木子拉回,见她满头大汗应该是跑着过来的。

"怎么了?" 连忙站起身接过她手里的iPad,心脏猛烈的快跳出嗓子眼儿。

不好的预感,像是有灭顶的灾难即将发生前的馀悸。

【EXO成员卞伯贤与同公司前辈少女时代成员金泰妍深夜约会、二人于保姆车内见面后匆匆分别,据知情人透漏,二人早在数月之前就悄悄约会吃饭。记者也多次发现,在公司的家族演唱会上、二人也是频繁接触,恋爱关系确实无疑。】

新闻整页密密麻麻的文字描述,附和的几张照片将事情衬托的更加真实!

【不久前刚刚面临成员解约的EXO,相继又爆出成员恋爱的消息,是公司的刻意安排、还是EXO的气数已尽,即将由新人后辈代替?S.M公司金社长的欲意又何为?是为新团造势铺路?还是打压李姓社长麾下的艺人?更多最新消息,请继续关注XXX娱乐…】

一阵凉意从脚底袭向后背、手臂发麻没了拿起iPad的力气,要不是旁边的木子、我早已眼前一黑没了知觉。

"亲爱的你别急,我这就打电话问问。 "脑海里全是自己前几日说的话,说要拜托泰妍前辈转交信件的话,最后没有麻烦前辈却也没有及时告诉伯贤...

我该死,是我害了他!

"打给伯贤,打给他、木子你快帮我打给他…" 自己慌了神,因为愧疚所以一时乱了方寸。

"好好好,我打给他、你先别急。" 木子一边扶我坐下,一边在旁边包包里拿出我的手机。

"当我乘坐着风、在你的世界降落…" 可下一秒却有电话打进来。

不是别人,正是我联系了近半月之久也未曾成功的亦凡哥!

本应该为这个来电喜出望外,却不知为何、自己这一刻满心的欢喜都被愤怒失望所代替。

"喂…"

"你还有什么脸面打电话给我?!吴亦凡,你还记得我这个朋友和那帮兄弟吗?不是一声不吭的走了么?现在又联系我做什么?反正你不在乎,走了更好、最好一辈子别再见面!" 意识混乱,自己现下怕是疯掉的,说了什么都听不清了。

"梨恩…"

"你不用跟我道歉,你要走便走好了、我就当从没认识过你吴亦凡,那个说过要永远陪在我身边的亦凡哥,我当他早就不在了。" 遏止不住痛哭出声,说这些话其实心疼得厉害。

"我知道你恨我,可我真的走投无路了、我没办法,被外人指责我也难受、可不这样选择,我就只剩下死。我会死,梨恩我会死的你知道吗?!" 那端的人也失了控,声嘶力竭的吼出来他心里的酸楚。

也将这端的我,激得哑口无言。

我真的不知道,事情严重到这个地步、平日看似沉稳的他竟会活的那么辛苦那么累!

"我也舍不得兄弟们、舍不得你,不到万不得已、我怎么会选择离开。你难道不了解我吗?我的心意你难道不清楚吗?梨恩啊、这段时间里我想了很多,自己以后的发展、和成员们的相处、与你的关系,我知道自己肯定放不下,也肯定忘不了。所以希望你能理解我的决定,就算不理解也不要恨我好不好?现在所有人都在说我背信弃义没良心,我好累~真的好累~" 对方的一番话哽咽入耳,让我心痛如针扎、脑袋也闹哄哄的吵得快爆炸。

"..." 理解他的痛苦,想出声告诉他我理解、喉咙却如同卡枣冒不出一个字来,头疼欲裂自己也越发意识消沉下去。

...

*****

"亲爱的你怎么了?亲爱的~" 拥住直直晕在自己怀里的梨恩,李木子被吓得六神无主。

"Kris你就别来刺激梨恩了我求你了,现在的状况就已经够她难过的、怎么还有力气来承受这些压力和痛苦。你已经离开就不要再牵扯她了好不好?!" 心中怒起,她夺过梨恩的手机冲着对方一番责骂。

她太讨厌这些人了,一个个让梨恩不得安宁!

"我..."

"真要是为梨恩好,你就努力过好自己以后的日子别再让她分心。" 不让吴亦凡说话,李木子便径自打断他并挂了电话。

不怪她说话刻薄,是她实在为她亲爱的难受。为了那群人受尽了痛苦和伤害,现在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她再牵扯进他们的事情里。

她的梨恩那么辛苦的守护着那些人,那么梨恩、便由她李木子来守护!

******

通话被切断,吴亦凡拿着手机愣在原地点穴般不能动弹。

心里的委屈和难受压着他痛的蹲下了身,热泪盈眶、受尽责备也不曾哭泣的他,这会儿却因为梨恩的不理解放下了所有的坚强。

他该怎么办?他能怎么办?他又应该怎么办?

做什么错什么、一直活在折磨里又要他如何坚持下去?他以为全世界的人都觉得他不对的时候、至少她还相信他理解他,可是呢?她也同那些人一样、不理解他不支持他甚至讨厌他...

是他自己活该,违背了不离不弃的誓言、不怪大家都抛弃他!

可是傻瓜啊,你可知道、并不是他们抛弃了你,而是你满心的自责终会将你与他们的关系、拉的越来越远。

***************

醒过来的时候自己在公司的医务室,木子和丽萨姐都在。

发现自己打着吊瓶、全身不舒服所以连话也不想说,丽萨姐见我没大碍交代好木子照顾我也就回去处理工作了。临近午饭时间,木子又去公司食堂买了些吃的回来。

"木子,把手机给我吧。我还是不放心…"

"你先管好你自己吧,我晚点儿去问问情况回来告诉你。其他的你不用管,不能管、也管不了。" 她将盒饭递给我,语气严肃宛若换了个人似的。

我知道她担心我,也隐约听到先前她对亦凡哥说的话,尽管她的做法伤了亦凡哥、但我并不怪她。

"我只是想跟伯贤说声抱歉,没别的。" 接过饭盒,我轻声回应她。

"不是你的错道歉做什么,这件事从头至尾本身便和你无关。更何况,你的对不起对伯贤现在而言没有任何作用。不是安慰,反而是伤害!" 她似明白所有,又像一无所知的阐述她的看法、却是事实。

的确伯贤现在,最不需要的就是我的道歉和解释!

"木子,我该怎么办?做什么错什么、我该怎么与他们继续相处?我不想,我不想他们任何一个受伤害。亦凡哥已经离开了,我不想再看到其他成员也离开,相处了这么久、又要我怎么接受分别。" 揪紧被单,可除了没用的流眼泪之外、自己什么都做不了。

想挽留亦凡哥要他不离开、却说不出自私的话,想跑去找到伯贤向他道歉怪自己害了他、却还是怕惹来麻烦不敢做出实际行动...

总是我一而再的牵扯了他们!

"闭上眼睛不去看也不要去想,就会过去的。你改变不了已经发生的事,所以你只能袖手旁观。"

是啊,以我的处境和能力、的确不能改变任何事情,除了看完八卦新闻之后无能为力的流眼泪、其他的只能在心里干着急。

怪我不够谨慎不够强大,说好了要守护他们的梦想、却还是自己,将他们置身于这一个又一个的窘境里!(未完待续)

上一篇:第一百七十九章:Love Me Righ 下一篇:第一百八十一章:我爱她,会一直都爱她。
《那一眼便是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