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章:爱使人卑微

电影开拍的日子比我预想中来的要快。 亦凡哥突如其来的解约自己依然不能得到释怀、尽管剩下的成员们已经调整好状态重新投入了工作,可我知道、这件事无论过去多久,依旧是我们

《那一眼便是一辈子》 返回书架

电影开拍的日子比我预想中来的要快。

亦凡哥突如其来的解约自己依然不能得到释怀、尽管剩下的成员们已经调整好状态重新投入了工作,可我知道、这件事无论过去多久,依旧是我们每个人心里的伤。

对于伯贤、也随着行星少时两家粉丝越发激烈的争吵而自己歉意更深,满心的愧疚以至于我连世勋和其余成员都不敢打电话联系…

似乎,现在联系其他任何一个人对伯贤而言都成了伤害!

朴俊熙他们组合已经确定在本周的人气歌谣出道,只是与其他新人组合的出道方式不一样。不会提前公开成员信息、也不会发布歌曲的预告片,甚至连组合的名字、公司也不予公开。

作为完全保密的新人在人气歌谣表演初舞台、之后看市场效应,决定组合的去留。

我只知道当时听到PETER说起这话的时候,自己竟无言以对、心情也没法儿言明,不愤怒却又一阵不平荡在胸口。

或许我是愤怒不平的,可同时又为自己的无能为力感到心酸和抱歉!

我从来都是没用的,说了千万遍要保护身边的人,可到头来却是自己带来的伤害最多。

********

"Cut~好的,大家辛苦了。" 收回思绪停住脚,这段【骑自行车追允浩前辈(也就是追男朋友)】的戏码总算是完成了。

礼貌的和在场所有工作人员、导演以及前辈们打过招呼,便跟着木子上了保姆车。接下来要从济州岛赶回首尔,明早要去SBS的人气歌谣进行彩排,不是打歌舞台而是主持现场...

搭档的不是别人,正是伯贤和守护哥!

命运一直都爱和我开玩笑,一次一次只会让我对生活越来越无奈。

...

"之前有人给你电话了,你怎么不回复一下。" 车平稳的行驶着让人昏昏欲睡,听到木子的声音才迫使自己打起精神来。

"你不是接了吗?不用回。" 我懂她话里的酸,许是还在为之前的事情生气。

"你就不怕我得罪对方?!" 她话说的刻薄,可我是知道她李木子为人怎样的、特别对我更是好的没二心。

"你不会,我知道。" 伸过手将她双手握住,眼含笑意与她对视。良久,才见其板着的面色终于缓和下来挂上微笑。

"真拿你没办法~" 听似埋怨的一句话,可木子传达给我的真心、我是清清楚楚接收到的。

木子啊,该多么幸运多么感谢、此生会得你这朋友相伴!

*********

回公司已经傍晚、天阴阴暗暗似乎有大雨要下,沉闷的气候连带着心情也越发烦躁。

和PETER简单的见过面,他便甩手走人将我扔包袱似的交给丽萨姐。我倒见怪不怪,反正互不待见、我也乐得不与他同行。

本想去看看朴俊熙他们,可随即想到此时自己不应该去干扰他们准备明天的出道舞台、所以也就作罢回了练习室。

前脚才刚踏进练习室的门槛,口袋里的手机就响了。

看到屏幕上显示着世勋熟悉的备注,我才想起来自己似乎有些天没联系他了。

觉得愧疚,按下接听键的速度不免就快了许多。

"这会儿在公司了吧?" 电话接通他便问了句没有主语的问题。

"嗯,刚到没多久。" 我想起该和木子之前通电话告诉过他我的行程安排,所以也不惊讶他会知道我这下回了首尔。

"拍摄顺利吗?晚点儿我去…"

"不用了!" 不待他说完便被我突兀的打断,后一秒才察觉自己反应过分了些。"额…我是说…明天在人气歌谣反正是要见面的,没其他意思…"

"没关系,我都知道。" 对于我语无伦次的解释,他没有表现出半分的不悦。

"世勋吶,你真好!" 被他的暖心感动,语气也不自觉软了下来。

"因为对方是你不是别人啊!" 他细声回复我,就像在身边拥着我那样、连温度都清晰得能感受到。

一切的包容、承担、付出,只因对方是自己的心上人啊!

爱情就是这样,一切都围绕着对方不是吗。

**********

EXO练习室

故意叫住伯贤留在最后,suho想到明天的行程、便不禁一阵担心,所以想着和伯贤谈谈。

他知道伯贤对梨恩的心意放不下!

"伯贤啊,哥是第一次这样和你单独聊天吧。我们伯贤一直都让我省心呢,演出也是、生活也是。" 无从说起,suho也不善于开导人。

"因为我知道哥你辛苦啊,所以想替你分担,想守护所有人,尽管我能力有限。" 脸上始终挂着温和的笑容,伯贤其实知道队长有话对自己说却不开口点破。

他不愿提及那个名字,当然也包括那段根本不曾开始的感情。

"所以,伯贤以后会一直这样理解哥吗?和哥一起保护剩下的成员们、保护你自己,也…保护小恩。" 明白伯贤的心事却还是说了这样的话,对方脸上蓦地消失的笑容让suho不禁心疼。这个男人、又默默承受了多少酸楚!

"呵~哥,你相信我吗?相信我有能力保护大家?" 自我一番嘲笑,伯贤的状况好不好或许只有他自己清楚。

"嗯,相信。你会处理好自己的感情的,终会释怀的对吧。" 真挚的望着对方的眼睛,suho的语气肯定到伯贤内心一片凄凉。

凄凉的,是因为自己的心软!

他的确没那个勇气一辈子不理梨恩、也的确不可能破坏她的幸福,若不是认同她与世勋之间的爱,那他从一开始、就不会沉默不言选择支持祝福二人。

可尽管有人这样来开导,自己心里还是阵阵酸痛夹杂着委屈。明明也是这样爱她啊、为什么就不能占据她心里一小块地方呢?他又不贪心,只是想被她在乎被她关注罢了,到头来怎么会变成这样的现况呢?

难道爱一个人,就注定比对方卑微吗!(未完待续)

上一篇:第一百八十一章:我爱她,会一直都爱她。 下一篇:第一百八十三章:人气歌谣一日主持人
《那一眼便是一辈子》